1138695298.jpg 

第四章第五節/離開 (附記:慘了慘了~他居然忘了師父的交代……)

帶著總捕含淚給的打賞和約定好的魔牛之物,江臨水和尹容在離開鎮上之前,利用得來的大量錢幣買了路上要用的乾糧與一些常備藥品,兩人甚至還奢侈地更換了腳上的鞋子。

將簇新的銀煉靴穿在腳上,走路有風的江臨水仍舊一派笑嘻嘻的模樣,看得尹容直搖了搖頭。
這個老愛打混的未來天師的浮濫個性大約是改不掉了......

正想著,尹容馬上就被江臨水賞了一拐子,當下連忙回神過來,見他一臉懷疑樣子同他開口。

「怎麼啦小容?是靴子不合腳嗎還是......」 

「不是......」

「那你為什麼一臉皺得跟包子一樣?」江臨水好奇地問,一邊探手擒住尹容那張皺掉的美女臉蛋直瞧,但是看沒多久馬上就被尹容回敬了一拳,頓時讓他痛彎了腰。

「哎唷......」臭小容~想謀殺友人啊!?居然這麼不客氣......

「不准再提那兩個字!」尹容瞇著眼兒,警告。

偏偏江臨水的性子皮得很,故意問他:「不能提哪個字?是"美女"嗎!?」學不乖的江臨水在這麼說出口的當下,立即被尹容很不客氣地摜在地上,疼得他眼淚都噴出來了。

「哎唷喂呀,臭小容!你想謀殺我嗎......」

「不是謀殺,是光明正大地做掉你才是。」兩手環胸的尹容冷冷地說。

「臭小容......」江臨水知道自己沒得耍賴,於是頗哀怨地從地上緩慢爬起,「你這個同夥真讓人吃不消......」

尹容哼了個聲:「知道就好。以後別再提那兩個字!」

江臨水撇撇嘴,這會兒倒是什麼都沒敢再說了。他不想再被摔一次,就算對方是個美人也一樣......

尹容發覺江臨水當下乖順得有如綿羊,不再提他的痛處了,於是開口:「咱們現在要往哪裡去?」

「反正咱們身上有很多錢,愛去哪兒就去哪兒囉!」江臨水一副隨意的表情,讓尹容當下白了他一眼。

尹容瞄他:「你就不擔心這樣沒計劃地到處亂走,總有一天會把錢花光嗎!?」

「錢用光了還可以再賺啊!何況咱們兩個人,難道沒有本事再把錢賺回來嗎!?」江臨水自豪地笑了笑。

「......」他敢說這傢伙絕對沒餓過......

「幹嘛啊?你那表情有點鄙視的味道哎......」江臨水不高興地悶聲嘟嚷。

「你看錯了。」

「那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尹容速答:「沒有。」

「這麼快就回答我啊......」江臨水小聲喃喃,「都出來這麼久了,你都不會想回家看看嗎?」

這一次,尹容的回答是沉默;江臨水瞥了他一眼, 知道他又在拐腸子了,於是主動燦然一笑。

「我倒是想回門派去看一看......」不知道他那師父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想過他之類的......不過依他想,師父應該還是跟之前一樣沒有改變吧!搞不好他還會額手稱慶,慶幸自己當初送走了他這個惹禍精......

話說回來~他好像記得在他離開門派之前,師父曾經讓他再去找來一株長生花好煉丹製藥的,而且他還特別強調說,他如果沒找著也就不用回門派了的話……

等等!

江臨水的臉色頓時慘白到像寒冬的霜雪。

他根本就忘了有這一回事啊啊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