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六回  再訪

站在雪地裡的某扇窗前,花白猶豫地單手握緊了腰間的長劍,一邊無語。

上次......因為他太過於震懾他從白梟和大家那裡所得知的玄冬,究竟也不過是個平凡的普通人的時候,他便在那個當下失去了對玄冬拔刀的意念。

但是,他今天必須要做一個解決才行!

偷偷望著立在窗戶裡的那道玄冬的側面的身影,花白暗地裡下了決定;在轉過身之後,本想直接入侵屋子,但是就在此時,一隻大手突然間搭上了他的肩膀,讓他驚駭地顫了顫。

「你是來找玄冬的嗎!?」

花白頓時冒著冷汗回過頭去,只見一身黑又戴著一頂黑帽的男人,已經不知何時地站在他身後,而且還對著他露出一張笑臉來打招呼。

「咦咦咦!?」

見了花白那張略微帶著一絲驚嚇且呆滯的表情,黑鷹禁不住就這麼笑了出來:「哈哈哈,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花白緊張地與他對視著,開始懷疑起黑鳥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背後的!?

「咦......你是──」黑鷹那雙泛著精銳光芒的瞳眸,正定定瞅著花白直瞧,讓花白的心跳禁不住加快了。

「呃......」花白覷著黑鳥在盯了他許久之後,神色間抹上了一絲質疑,跟著摸起下巴地打量起他。

糟糕,難道他要被發現真正的身份了嗎......!?

過了許久之後──

黑鷹笑著發出疑問:「......你是玄冬的新朋友嗎?」

花白當下傻了:「啥!?」黑鳥也沒有察覺他是誰嗎!?難不成他也跟玄冬一樣遲鈍!?

黑鷹瞄著他思索與震驚的眼神,不動聲色地伸出雙手推著花白的雙肩往屋子裡的方向移動:「哎呀──那傢伙從以前開始,就非常受小動物的歡迎呢!」哈哈哈哈......

聽畢,花白的額上已然冒出憤怒的青筋,「小......」他說誰是小動物啊!?

不在意花白已經氣到想揍人的黑鷹繼續熱情地說:「好了好了,既然來了,就進門來喝杯茶吧!」

正當他將花白推進門裡之後,這時候的玄冬恰好自廚房裡出來,「黑鷹,你在吵什麼啊......」

黑鷹仍舊笑咪咪的,接著順勢將花白往前面一推:「玄冬,你有客人唷。」

毫無心理準備就被推到玄冬面前,花白只覺得一陣手足無措:「呃,我......」

「你是上次的......」

黑鷹笑著拍拍花白的肩,接著就轉身走出了屋子:「你就慢慢坐吧!」

待黑鷹離去之後,玄冬這才將視線挪向花白:「你有什麼事嗎?」

被玄冬疑惑地一問之後,花白驀然地垂下頭來:「呃......那個......」他哪裡有什麼事啊!他原來想趁著黑鳥不在的時候殺了他的......

玄冬疑問的表情在他的臉上頓了頓,花白這才在沉默之後,隨便找了個理由出聲:「......我想到上次我並沒有跟你道謝。」

玄冬溫和地輕喃,跟著無語地轉身,走向屋外:「沒關係,那並不是需要道謝的事情。」

花白也跟了上去,恰好發現玄冬蹲在屋外樹下的一角,地上還有幾大片木片,於是好奇地開口問:「你在做什麼?」

「鳥巢。」

花白沒心機地驚呼:「哇,你的手好巧。」

但是,對於花白的訝異,玄冬卻沒有半絲的回應;花白在當下覺得很是疑惑,於是抬眸瞥向他。

結果,在一片沉默過後,玄冬忽然這麼說:「沒那回事,這種程度很普通的。」

此時正無言地瞧著玄冬的花白,在發覺玄冬這麼回答他的時候,竟然微微地紅了臉,於是感到很是新奇地多瞧了幾眼。

「......」

「怎麼了?」察覺到花白那道專注的眸光,玄冬訝然回眸輕問。

「......喂,你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嗎?」

「你說的這樣是......?」

「在這種深山中,跟那位......黑鷹相依為命。這樣不會很不方便嗎?」花白一邊問著,一邊觀察起玄冬的表情;只不過,玄冬一直是維持著一號表情,讓他總是猜不透他的真正心思。

「我已經習慣了。」玄冬輕輕閉起眼來,任鳥兒在他手上靈巧地跳躍。

跟大家不一樣......你不會寂寞嗎!?

花白靜靜地望住他,一併回想起自己的幼年時期,白梟說他與一般人不一樣,所以不能跟別人混為一談。

但是......他是真的感到很寂寞。

瞥著玄冬的花白感到一陣不解的疑惑。──難道玄冬與他不一樣嗎!?

覷著玄冬與鳥兒玩耍的畫面,花白下意識地輕聲問:「......我還能夠再來這裡嗎?」

為了能夠確實地解決掉玄冬──稍微觀察他一下或許會比較好。

「隨你高興。」玄冬毫不在意地如此說著。

「嗯,我會再來玩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