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五回  覺察

只要你看到他,就會知道的。

是真的呢,白梟......我第一眼就知道是『他』了。

花白渾渾噩噩地想著,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感到一陣冰涼湧上,讓他覺得很舒服,不由得在眼皮一陣的輕顫之後,發出了一句輕吟。

「唔嗯......」

「你醒了嗎......?」面帶著一絲微訝的玄冬由上往下盯著此時佔據在他的床舖上的陌生人,已然微微地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是玄冬......!

剛甦醒過來的花白還來不及反應,只能張眼愕然地瞪著眼前神色一派輕鬆的玄冬。

「你還好嗎?」

這傢伙為什麼在這裡!?

這到底是──

心裡感到震驚的花白不禁反射性地想要自柔軟的床上支起身,但是卻被玄冬的一句話給阻止了。

「喂,你別勉強自己......」見花白一臉驚慌,玄冬無奈地抿唇,又見他不安地轉著頭四下望著,跟著才輕聲地開口解釋:「因為你在雪地裡突然昏了過去,所以我就將你移過來這裡了,你好像沒有受什麼傷,不過你還是暫時休息一下比較好......」

所以說,這裡是玄冬的家嗎──!?

花白一臉尷尬地聽著,接著依循著玄冬的話思索起來;他記得自己在來到這裡之前,的確是在一片雪地裡,而他好像是......

神情恍惚地想著,花白的眼角也跟著思考隨意地亂瞟,恰好瞄見自己的外套與武器都擱在一旁的一張椅子上,正想要起身去取的時候,沒想到剛轉過身去的玄冬突然背著他,發出一聲呼喊。

「喂。」

花白被這句突如其來的叫喊聲給驚到,動作就這麼地僵在了半空中,「咦!?」

「你叫......什麼名字?」

花白望著回頭的玄冬,不禁一陣的難以啟口,只能猶豫了一下子:「呃,那個......」他該怎麼解釋他的身份?難道他要對玄冬說自己就是要來殺死他的救世主,花白嗎!?

玄冬邊說邊望著花白,疑問道:「你應該不是這附近的人吧?我沒有在村裡看過你......」

......不會吧!?這傢伙根本沒有察覺我是誰嗎!?

花白冒著一頭冷汗地盯著玄冬對他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似乎在疑問他為什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難道......其實玄冬比他還要遲鈍嗎!?他可是一眼就知道他是玄冬了呢......

「你怎麼了?」玄冬懷疑地瞟向他。

花白在思考了一下子之後,乾脆轉往窗戶的方向,用指尖指向窗外颯颯飄落大地的白雪,說:「是那個。」

「......雪?」

「......的另一種說法。」

望著窗外飄零無依的雪花,玄冬於是啟唇低喃:「......原來是白色的花啊。」

「你怎麼知道!?」花白顯得很訝異。

玄冬低喃:「因為這場雪很像花。這是個好名字呢......」

「即使雪很不吉利!?」

「嗯......」

花白垂首喃喃地問:「......那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不該的、他不應該在見到玄冬的時候還這麼冷靜的啊!他可是發誓要結束玄冬之命的救世主啊......

他......太奇怪了!竟然在這裡跟玄冬問他的名字。明明他就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啊......

玄冬也回眸望著他,好一陣子無言:「......」

喔?他也感到困擾了嗎!?

玄冬一臉的猶疑,最後還是說了:「......我叫......玄冬。」

花白當下一愕,瞅著玄冬再度轉身過去的眼神裡有一抹明顯的意外。

他居然這麼誠實地報上了自己的真名!?這傢伙也太老實了吧......

不過,玄冬沒有思考那麼多,只丟下一句『你等我一下』,就逕自走出了房門,再回來的時候,手裡竟多了一個碗,「喂。」

「咦!?」

「你肚子餓了吧!?這個給你......」玄冬遞過了一碗熱湯給花白,輕聲叮囑:「還很燙,小心喝。」

花白聞言,低頭覷著碗裡的熟食,沉默:「......」看起來好像很好吃,是這傢伙煮的吧!?

「有什麼問題嗎?」見他不語地盯著碗中的東西瞧了半天,玄冬不禁開口疑問道。

花白搖頭,捧著漸漸融入手心裡的溫暖,歎息:「沒什麼......」

他本來想要趁著黑鳥不在的時候將玄冬解決的呀......但是──

玄冬完全就像是個普通人,讓他沒了殺意......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