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回  初遇

他要讓這一切趕快結束。

走出了搜索隊的第三隊長執行室,花白堅定地的步伐在長廊上有規律地輕輕響起。

如果他能夠找到玄冬,並且順利地殺死他的話,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得救,他也不用再扛著救世主的責任。

這時候,面向花白而來的是幾位同樣服務於第三小隊的隊員,幾個人併肩地走在一起,似乎在交談著某件事;花白見狀,於是在一旁找了根石柱悄悄迴避,並且拉長耳朵、仔細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白梟大人的空中偵察方法非常有用呢,據說目前已經大大地縮小了玄冬的所在範圍了!」

「這真是個好消息!」

「話雖如此,但是那個守護玄冬的黑鳥力量真的是個麻煩,過去好幾次都讓咱們撲了個空。」

「但是現在咱們已經過濾了大部分的地標了,要找到玄冬應該不難吧!?我記得地圖上標明了幾個比較有可能是玄冬藏身之處的地點,好像是A鎮至C鎮之間,只是還不確定他究竟在哪個地方落腳......

「是啊,要抓到玄冬,現在大概只剩下時間的問題了吧......」

「話說回來,反正咱們有救世主啊!不怕玄冬無法被消滅。」

「哈哈,這倒是!」

三人隨著話聲,距離花白的藏身處愈來愈遠......

覷著三人遠走,花白自柱子後方緩慢地踱出,抿唇不語地轉過身去,專注地施展著空間移轉的能力。

他要找到玄冬。

「玄冬就在那個地方嗎......」雙手握拳的花白,不禁低聲地喃喃著;他揹負著救世主的使命,在白梟的養育之下長大,他甚至於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一直忍受著形單影隻的孤單,就只是為了有一日能夠殺死玄冬,拯救這個世界。

然而,在他殺死玄冬之後,白梟會高興嗎!?如果這是肯定的,那麼他便會去努力。

......即使他不願隨意傷害誰。

因為這是那個他有如親人般的白梟,對他唯一的要求。或許他很莽撞。但是,如果能夠讓一切順利地結束的話──

只見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籠罩的花白,不禁一個痛叫出聲,瞬間讓覆蓋在樹枝上的積雪紛紛落下,在憑空襲擊他成功的劍柄之後,再度將他砸了個頭昏眼花,當下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好痛!」忍住了痛楚,抬起手來揮去了跌在他髮上的雪花,一時間無法自地上站起,只能無濟於事地撫著被砸到的傷處。

此時,恰好身在雪地裡的玄冬回頭望向聲音的來源處,挺訝異在這麼寒冷的地方竟然還有人:「......是誰?」

花白心虛地噤了聲,沒有回應;就在他回神時,望見眼前盡是一大片的白雪,這才忍不住張口驚叫:「唔啊,這片雪景是怎麼一回事啊!?」

玄冬果然喜歡雪嗎......?

「你沒事吧!?」循著花白的聲音找來的玄冬,在一株幾乎快要被白雪給掩埋的大樹後方探出頭來,疑問。

花白在乍見他的瞬間,暗地倒吸了一口氣,訝然地瞪大了眼,「......玄──」

是玄冬,他要找的人!

花白驚嚇地回頭,瞪住玄冬朝他靠近,但是他卻發現眼前突然暗了下來。

糟糕,玄冬明明就在我眼前──

花白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這麼閉眼地昏了過去;玄冬見狀,於是趕緊奔了過去,在他昏倒在雪地上之前騰出一隻手來攔腰攬住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