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三回  銀朱

「啊!花白,你又在這裡閒晃了!」身為玄冬搜索隊的第三團小隊長,一踏入自己的執勤室,銀朱便見到他常坐的那把椅子上頭窩了一抹白色的身影,而那個背影正是他也很熟悉的人。

花白兩眼無神地緩慢回頭,覷向一臉不敢置信的銀朱,沒有答話:「......」

「喂,你到底有沒有聽見我在跟你說話!?」氣忿地走近花白,銀朱瞪著恍神的他許久,跟著不耐地伸出雙手捧起他的臉察看,接著皺眉地出聲叫喚:「喂,有人在家嗎!?喂......」說到最後,銀朱便抬手在花白的面上輕拍。

被魔音和魔掌叫回神來的花白一掌打掉了銀朱的魔手,淡淡地撇唇說了一句:「你真的吵死了,銀朱。」

聽見好友這麼說的銀朱,瞬間鐵青著臉色,額上冒出青筋:「我已經說過好多次了,我的執勤室不是你摸魚的地方!」

瞟了眼銀朱氣抖抖的樣子,花白不在乎地低喃:「那有什麼關係嘛......」

「當然有很大的關係!」銀朱放聲地大吼,頭疼地看著花白正在玩著他的轉椅:「你的身份可是救世主啊──」

花白沒有回應,僅是在聽見『救世主』這三個字的時候,停住了讓椅子轉圈的動作,微微地垂下眸子:「......不要說了......」

「什麼不要說啊!?你壓根就沒有身為救世主的自覺──」他非得唸唸這個身負救世任務的好友不可。

花白突然間抬首,聲音變大、眼神冰冷地出口駁斥道:「夠了,銀朱!」

「......」銀朱驚詫地瞪住他許久,讓花白自知自己失態了。

「對不起,銀朱......我......」垂著眼,花白語氣軟了下來,囁嚅:「我今天心情不好。」

望著這樣的花白,銀朱不忍再說下去,或是對他有所責備,於是改口詢問原因:「誰惹你生氣啦!?」

因為銀朱的問句,花白的腦海中不禁湧起了先前在地牢裡那些讓人不忍卒睹的景象,沉默了半晌之後,才說:「......沒有,你別瞎猜。」

銀朱明白花白只是隨意用話堵他,這並非是他的真心話;但是花白不肯將實話說出來,自己也不能硬是逼迫他說,只能無奈地歎息。

「......花白。」

「嗯?」

「雖然我們將殺死玄冬的重任完全寄託於你,但你真的不用感到有壓力。」低頭望著花白無精打采地垂著頭,銀朱說。

「......銀朱,有些事並不是我改變想法就能夠當作沒有發生過的。」

「......我明白。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花白。」

花白沒有應聲,不語了許久之後,忽然開口:「為什麼我要殺了玄冬!?他究竟犯了什麼錯!?」

銀朱默默地蹲下身來,緩慢地抬起花白略帶失落的臉龐:「花白,玄冬其實沒有錯。」

猛然間抬頭的花白,不禁失聲地訝問:「那為什麼──」

挪眼望著花白那過大的反應,銀朱清清冷冷地開口了:「錯就錯在──他就叫做『玄冬』。」

花白於剎那間瞪大了一雙瞳眸,第一次感到這世界荒謬而可笑:「......」人們根本無法選擇成為誰啊!就如同他不根本就不願意成為什麼救世主,然後被賦予重任一樣!

玄冬......他一定也與他有一樣的感覺!

銀朱驀然起身,居高俯視著花白那張震愕的表情:「花白,這是命運。命運要他成為玄冬,所以他沒有選擇的權利。」

「......沒有權利拒絕是嗎......」

「沒錯。花白,想想你的任務是什麼吧!這個瀕臨滅亡的世界還需要你來拯救。如果能夠只犧牲玄冬一個人就能換得整個世界的生命的話,這不是很划得來嗎!?」

花白沒有接話地望著銀朱,審視著他面上的那一抹認真,啞然:「......」

事實的確是如此,不是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