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二回  玄冬

位於某國的預言師,白羽說:『這場雪是“歎息”。這是創世主為人們自相殘殺而歎息。』

人們向預言師請教停止歎息的方法,預言師回答說:方法只有一個。

只要讓一個人消失,世界便能存續下去──

傳說,雪是會帶來末日之物。是會使一切終結、令人懼怕且厭惡的存在。

站在滿是白雪堆積的冬日窗邊,玄冬一頭黑髮黑衣,意外襯得窗外白雪皓皓:「全都是雪呢......不過,馬上就會融化了吧......?」

此時,停在他右肩上的一隻黑鷹忽然自鳥喙裡發出人的聲音:「玄冬,你在想什麼?」

沒有回頭的玄冬抬眸望著眼前的雪白,那毫無邊際地連接了天地與無生命的顏色,喃喃:「有一天......我會毀滅這個世界嗎!?」

過了許久,黑鷹這麼回答他:「做選擇的人,是你唷!」

玄冬忽然間轉過身,離開了眺望的窗邊,黑鷹發出訝異的聲音呼喚他。

「玄冬要出門嗎?是要出去買食材嗎?」語畢,黑鷹在轉瞬間化成了人類的模樣,也同玄冬是黑髮黑眼的俊美模樣,只不過那頭黑髮有別於直髮的玄冬,呈現出髮絲略微捲翹的狀態。

走遠的玄冬沒有回應,黑鷹不以為忤地笑著,緩慢地抬手整了整髮上的黑帽,接著探頭望了望窗外。

「雪現在也小多了,我看我也去偵察好了,反正這也是黑鳥的工作......」哎哎,我還以為春天終於來了呢,沒想到一早又開始下雪......

沒轍地唸著,黑鷹又化成黑鳥的模樣,自窗裡飛上天空遨翔而去了。

另一方面,出門在外的玄冬,小心翼翼地捧著懷裡的紙袋,走在沿途的雪地上;雪地溼滑,因此他所踩出去的每一步都很留意。

直到他被一道清脆柔和的女孩聲音喚住。

玄冬煞住了腳步,回頭一瞧,原來是上次的......

女孩一臉興奮地朝他奔來,小臉上微紅:「玄冬!等一下,玄冬......」

「是鈴音啊......?」

女孩奔到他面前,彎下腰來喘著氣,但是目光並沒有離開他,不待氣息平緩,就這麼急切地開口問:「你要走了嗎!?」

他點點頭:「嗯,我的事情都辦好了。」

女孩一臉捨不得的模樣:「我好難得才看到你到鎮上呢......」

「玄冬,只有冬天也好,來村子裡住吧!?何況,你經常特地下山不是很辛苦嗎......」

玄冬望著她,沉默了;而,誤以為玄冬的無言是在考慮她的提議,女孩睜大了一雙閃亮亮的明瞳,欣喜地瞅著他。

「我會去幫你跟村裡的人說的。你不用擔心,大家只不過是誤會了......」

玄冬抬眸看她。

「你不可能是神話中那個可怕的『玄冬』!只是因為名字一樣,就對你這樣厭惡排斥,這實在是太過份了!他們都不知道,玄冬你還曾經救過我呢!所以你怎麼可能會是那麼可怕的存在呢......」女孩莫可奈何。

玄冬面色一詫,看著女孩激動的神色,驀然又恢復了平靜。

「......」

「我很明白你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我喜歡你!」她誠摯地說。

在一陣驚訝過後,他忍不住揚唇,逸出了一句輕歎,抬手拍撫著女孩的髮頂,淡淡地說:「......再見。」

「啊......玄冬、玄冬!」

走遠的玄冬再沒有回頭,只留下了失望的女孩站在原地。

在冰冷的雪地上,留下了一枚枚腳印的玄冬,忍不住思考起女孩剛才對他說的話。

『你不可能是神話中那個可怕的『玄冬』!』

無語了好一陣子,他這才抬起頭來仰望著白雪不斷落下的蒼白天際,以幾不可聞的聲音喃喃說著:「不可能嗎......?」

『做選擇的人,是你唷!』

望著眼前無盡延伸的一大片蒼雪,他又回想起今早,黑鷹回答他的那句話,思緒茫然翻天。

「......我究竟想要怎麼做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