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一回  救世主

玄冬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踩著刻意放慢的步伐,走在城堡裡長長的迴廊上,花白略微垂著頭,心緒隨著窗外的冷風遠颺而去。

他還清楚地記得那是在他幼時的事。

仰起小小的圓臉,花白對著眼前他最親愛的人發出一句疑問:『玄冬是什麼樣的東西?他果然跟大家說的一樣,是很可怕的怪物吧!?』

女人只是笑了笑,瞥著男童純真的稚顏,臉色與眼神不禁和藹下來:『......等時候到了,你就會知道了。』

顯然的,男童對她的話仍舊有不解的疑惑,於是歪著頭輕問:『是這樣的嗎?』

女人又笑了,她這回讓自己與他在一扇窗邊停下來,挪眼望著窗外明媚的天氣,在浮雲飄掠而過的天際,幾束耀眼的陽光射在她的身上,看起來有一瞬間的神聖:『你跟『玄冬』分別是這個盆景裡的希望與絕望,這是創世主決定的。』

面色帶著一絲懵懂的男童睜著大眼瞧著她:『......』

『無論玄冬以何種樣貌存在,只要你看到他,你就會知道的。』女人回頭的時候這麼輕聲解釋,那逆著光、朝男童瞥來的視線裡,有一抹男童因為年紀過小而沒有看出來的冷漠。

『白梟......』

所以他才要在地牢裡練習殺玄冬!?

記憶的片段在這裡中斷了,因為花白已然回過神來,向外挪出視線,剛好覷見與他一起離開了地牢之後的白梟,就在底下要前往會議廳的走廊上,被一干大臣們留住了腳步。

由於他離他們的距離過遠,因而未能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花白沉著臉,繼續望著白梟被眾大臣們圍住。

「預言師白梟大人,請留步。」

白梟回眸訝異道:「哎呀......是大臣們。」

有著一嘴白鬚的老者站了出來,皺眉:「白梟大人,那之後,搜索玄冬的事情進行得如何了!?在玄冬的出現明朗化之後,已經過了很久了......」

某位大臣也隨著附議:「是啊,其他各國依舊戰火不斷,每天都有人因此而犧牲,這樣下去的話,這個世界很快就會被雪給掩蓋了不是嗎......」

白梟仔細聽著,那沉靜著然的表情不動如山:「......沒錯,當人們過度自相殘殺之後,玄冬就會誕生......」

眾大臣們面面相覷,沒有人敢插話,只能聽得白梟繼續說:「玄冬是跟雪一起帶來滅亡的存在,而玄冬也已經出現在這個現世,人們如果繼續反覆地鬥爭,那麼這個世界便會迎來滅亡。」將話給頓了一頓之後,她隨著話尾露出了一抹笑容,「不過,不用擔心。我們有救世主,他是唯一一個擁有能夠消滅玄冬力量的人──」

環顧著眾大臣們那略微鬆了一口氣的表情,白梟淡淡地揚唇:「『當世界閃耀著銀白色的光芒之時,覆蓋在地面上的雪會成為白色的花瓣,從人們的頭上飛舞而下』。所以有一天,當時候來臨時,他就會如同傳說中的那樣,引導這個世界走向春天。然後,我也是為此而存在的......」

「說得也是......」

「那麼我們就放心了......」

白梟對著大臣們,在廊底下揚起淺笑,卻不知上頭靠在窗邊將情景一覽無遺的花白,此時已經將她的表情神色盡收眼底。

白梟,這樣不對......這只是──普通的殺人罷了......

其實我並不想殺玄冬。但是......白梟,這是妳的希望。

我並不是為了有一天要拯救這個世界才這樣做的。

而是──我只是害怕妳會對我失望。

輕輕垂下了眼睫,不語的花白撇過頭轉身離開窗邊,不再回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