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九回  錯誤

來到了小鎮上的市集,約莫是中午時刻;玄冬仍然一身的黑,和花白的雪色走在一起,讓路人們的雙眼不禁為之一亮。

依身材來說,玄冬比較高大,而花白站在他身邊就顯得有些清瘦了。但是這種組合卻是奇異地適合,而且會讓眾人覺得這是同一家的兄弟。

「我臉上有什麼嗎?」似乎不甚習慣於大家的驚奇目光,玄冬走在花白身邊,突然訥訥地問出聲。

同樣在面上略帶了一絲不解,花白在問句收尾之際,立即應答:「沒有呀......」

「那麼他們究竟是在看什麼......」玄冬茫然地喃喃著,他以前只遇過那些在知道他是會毀滅世界的『玄冬』之後,人人眼底露出的驚慌與恐懼,然後刻意地疏離他,並且一副受害的模樣,堅持他會帶來災厄。

他只見過這樣嫌惡痛恨的眼神。

花白望著玄冬突然沉默,於是微笑:「大概是你穿得一身黑,而且又和我站在一起的關係吧......」

玄冬疑惑:「我這樣......很顯眼嗎!?」

花白見他手足一陣無措,連忙好笑地點點頭:「嗯啊,的確很明顯。」

「......」玄冬馬上低下頭,引來花白的疑問。

「玄......呃,你怎麼了!?」花白在喊出他的全名之前忽然改了口,眼神防備地抬頭偷瞥了一下四周的人。

「......」玄冬仍舊沒有回應,直到花白頓住了腳步,他這才抬起頭來,略微尷尬的表情讓花白一訝。

「呃?」

玄冬老實地說:「有點困擾......。」

「......」覷著他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花白在愕然之後,忍不住笑了。

沒想到玄冬也會有這種表情啊......

「如果你感到不自在的話......玄冬?」話未竟,花白就見他身旁的玄冬毫不猶豫地動手脫下外罩的黑色外衣,露出白色的裡衣,接著把外衣放到左臂上掛著,回眸對著花白說。

「這樣應該就不會了吧!?」

「玄......」花白訝異地瞅著玄冬淡淡地勾起唇來。

玄冬,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他會是那個毀滅世界的『玄冬』嗎......!?

還是說......誠如銀朱所說的,就是因為他身為『玄冬』、名叫『玄冬』,才是他最大的錯誤!?

「......」

「......我們走吧。」見自己在脫下黑色外衣之後,四周窺探的目光仍然沒有減少的跡象,玄冬半放棄地歎息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