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雖然剛才自己一直站在門外,並且猶豫著是否要進房探視,但是不敵擔憂的他,最後還是走進門裡來了。

繞過桌子,來到床邊坐下的李翔麟,一臉憂心地望著還趴在榻上的南天昭。

他的視線從那張雪白似的小臉往下挪移,只見他那毫無血色的唇瓣輕輕抿著,偶爾從唇邊吐出幾串不成聲的呻吟,讓李翔麟不由得感到心疼。

「鳳雛,我很抱歉,竟然讓你受到如此大的傷害......」說著、說著,神情忍不住露出了些微萎頓,李翔麟不禁軟下腰來,兩手撐在床榻兩側,臉色擔憂地瞅著還在昏迷中的南天昭,喃喃:「鳳雛,你為什麼不醒過來呢......」

望著神色枯萎的南天昭仍舊一動也不動,李翔麟不由得於心不忍地嘆了一口氣。

自他知道了鳳雛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個少年之後,他看待鳳雛的心情也就隨之變得不同以往了。

他多希望鳳雛能夠在他的呼喚下甦醒,然後他會允諾地照顧他一輩子。只可惜......

撇首輕嘆一聲,李翔麟本想就此起身,回頭吩咐來人端來鳳雛的藥碗,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他發覺趴臥在他身下的人兒忽然有了動靜。

南天昭皺眉的細聲輕吟瞬間引來了李翔麟的注意,讓他立即瞪大了雙眼。

「鳳雛!?」李翔麟又驚又喜地呼喚著,忍不住地抬手輕撫著南天昭那蒼白的面頰,就是希望他能夠睜開雙眼醒過來,只是,南天昭除了呻吟還是呻吟。

「唔......」似乎感到十分痛苦,南天昭因而蹙了蹙眉。

李翔麟發覺了,語調中摻了點不捨的情緒,輕聲開口:「鳳雛!」

南天昭在昏迷中聽到了不知是出自於誰的呼喚聲,「......誰......」

李翔麟見他有反應,慶幸地趕緊握起南天昭的纖手,「鳳雛,是我!」

南天昭當下攢起眉頭。

......這個聲音聽起來好熟悉......到底是誰呢......

被心念驅使著的南天昭本來意欲張開眼睛察看究竟是誰在叫他,無奈他的眼皮不聽使喚,任憑他努力掙扎再掙扎,仍然是文風不動絲毫,爾邊只聽得到那低低的聲音正在盼望地呼喊著自己的名字。

『鳳雛......鳳雛,你醒醒啊!鳳雛......』

那道好聽的嗓音在他的耳邊固執不斷地重複著。

不過,回想想想,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一個人而已啊!哪裡會有人在等待他呢......

他好累,他想就這樣睡著了。所以別喊了、也別再叫他了......

「鳳雛......」驚見南天昭的頰畔滑落晶珠,李翔麟更加動容,嗓音叢生聲呼喊改為悠柔低轉,他心慌的眼神望著始終不願醒過來的南天昭,自喉嚨底部擠出一絲哽咽的哀求,頓時不捨地俯身吻去了南天昭頰邊的淚珠:「鳳雛,我求你醒來吧!鳳雛,你還有我啊......不要哭、你不要哭......」

是誰......是誰呢!?

那樣溫柔哀傷的聲音,撼動了他的心,讓他不由得感到心頭酸澀的嗓音......

原來世上還是有人是在乎自己的嗎!?

抬起頭來的李翔麟眼尖地發現了南天昭的眼皮再度動了一動,當下欣喜地啟口輕喚:「鳳雛。」

他想要醒來......醒來......

「鳳雛!?太好了,你終於醒過來了!」

最後,甦醒過來的南天昭一打開眼就發現自己被人一把摟住了,那樣密不透風且愛憐地。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