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

先是訝異地怔愣了一下子,南天昭才緩慢地意識到一抹痛楚自被壓迫到的傷處迅速地升起,因而忍不住痛皺了眉頭,最後耐不助疼地自喉嚨底部發出一句破碎的呼聲。

李翔麟聽見了,馬上將自己遠颺的思緒給拉了回來,並且急忙地鬆開了緊緊摟住懷中人兒的雙手,驚慌失措地問:「怎麼了、怎麼了,鳳雛!?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耳邊不斷地迴繞著適才在夢裡一直聽見的那道熟悉的焦急男聲,南天昭感到無奈地皺攏眉頭,當下意識到對方的身分,以及他究竟是誰的這一點。

原來他並沒有就這麼睡去,反而醒過來了啊......

睜著一雙迷茫的眼瞳,南天昭為此感到悲傷不已。

他原本以為自己再被刺客刺了這一刀之後,大概會永遠都醒不過來的,卻是沒想到他會因為再被召喚而回到這個他再無留戀的世上......

李翔麟見他的神情茫茫渺渺,忍不住心急,開口:「鳳雛?你究竟怎麼了?告訴我好嗎!?」

似乎是因為被李翔麟的那道驚問聲給稍微叫回了恍惚的意識,南天昭回眸瞅著臉色因為他而顯得焦慮不安的李翔麟。

......原來他的確是有人在乎的,起碼他眼前的這個人在這一刻露出了很是擔憂他的表情。

「鳳雛,你倒是說句話啊,千萬不要這般嚇我......」李翔麟急了,看著南天昭那像是在思考什麼的表情,終究還是忍不住心慌,催促道。

望著南天昭那意外安靜的樣子,種種疑問頓時像風一樣地掠過了李翔麟的腦海中。

會不會是因為被刺了那一刀,所以導致鳳雛有了什麼後遺症嗎!?可是大夫並沒有跟他特別提過......

「......你......您沒事了嗎!?」看著李翔麟真心為他而感到憂心忡忡的認真模樣,南天昭不由得當場輕嘆了一口氣;李翔麟貴為王爺之尊,為什麼會如此在意一個像他這樣的平凡人呢!?究竟是他生性謙虛篤實,還是還有其他的原因呢!?

南天昭不甚明白地皺著一雙如柳細眉,回想著在他陷入昏迷之前的一切事情。

李翔麟微愕地瞅著發話的他,愣了一愣:「什麼?」

南天昭見他露出一臉的訝然,以為他沒有聽清,於是抿了抿唇,把話再問了一次:「王爺......我是說,您沒事嗎!?」

「......喔,我沒事!我當然沒事......」覷著南天昭仰著一張雪白的虛弱小臉望著自己,李翔麟一時傻得不知道該回什麼,只能重複著這句話,一邊感覺自己的胸口像是放下了什麼似的,輕鬆了許多,臉色也好轉了些。

「您沒事的話就太好了......」南天昭喃喃著,卻沒料到李翔麟臉色一變。

「這有什麼好的!?你都倒下、重傷了還說好!」李翔麟不禁為此生著悶氣,他怨恨自己沒能保護好鳳雛。

難得見他發怒的南天昭當場傻住,怯怯地輕聲開口:「是我不好。您明明交代過我要好好保護自己的......」

李翔麟因此沉下了臉色,讓南天昭覺得更加茫然了。他以為李翔麟那種溫厚的性子,自己主動向他認錯應該能夠得到他的口頭諒解的,沒想到好像適得其反......

「王爺......」

從剛才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的李翔麟,發現在他將視線挪回了鳳雛身上的時候,他的表情明顯地瑟縮了一下,以為自己嚇到了他,於是立即軟下了聲:「你不要再說話了,好好養傷吧。」

「那......飛鳳大人呢?他也還好嗎!?」見李翔麟的表情不似剛才那樣的可怕,南天昭於是小聲地開口詢問。

「嗯......」不想多說的李翔麟淡淡地頷首,避去了正面回應。

「那就太好了。」南天昭輕聲說。其實他不是不知道飛鳳當時對他做了什麼,只是他不願意去追究,畢竟如果不是他推他的那一把,李翔麟或許早就──

將眼神挪到了李翔麟的臉上,瞥見他正專注地凝望他的樣子,讓他不禁神情複雜地抿了抿唇。

畢竟他其實是不願意見到李翔麟出事的。

沉默了一下子,李翔麟最後輕嘆:「......我讓人去把藥碗端來吧!你剛醒過來,喝點藥湯會恢復得更快的!」這個時候還不宜跟鳳雛詢問那些他想知道的事情,還是等他吃完藥再說吧。

南天昭沒有答話。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