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當最後一滴的藥汁穩穩落入南天昭的嘴裡之後,李翔麟馬上伸手接過南天昭遞過來的那只空碗,擱在桌上。

「謝王爺。」

聽見這句話的李翔麟立即苦笑道:「鳳雛,朋友之間沒有這種疏離的稱呼的......」

南天昭沉默了,因為李翔麟的一言一行總是會讓他誤會,也因此他不願多想什麼,只當李翔麟是隨口說說而已。只不過......他一直以來的堅持說明了他本人似乎並不是如他這般思考的。

「以王爺尊貴的身分,日後還是少跟小的來往吧,免得落人口實......」在喃喃自語之後抬頭,南天昭冷不防見到面前的李翔麟板起臉來。

「鳳雛。」說他對於南天昭的主動疏離不感到氣悶是謊言,但是他就算想要對他發脾氣也發不起來。誰讓鳳雛目前還是個虛弱的病人呢......

南天昭轉眸瞥他,就見他一臉的無奈與失落。

「王爺......」

李翔麟抿起唇瓣,說:「為什麼你總是要跟我拉出一股距離呢?還是說你根本就不願意跟我當朋友!?鳳雛,你真的讓我感到很失落......」

「王爺......」見到李翔麟皺攏了眉頭、看起來似乎很難過的模樣,南天昭不由得也跟著為難起來,「不是這樣的......」

「不然那是如何的呢?」李翔麟轉頭低聲,語氣中不乏失望的情緒,開始躲避起南天昭望過來的焦急眼神,那張頹喪的表情讓南天昭不住地皺了皺眉:「你總是有理由拒絕我......」

這回換南天昭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會儘量避開李翔麟,其實有泰半的原因是因為飛鳳的關係。只要他稍微與李翔麟走得近些,飛鳳便藉機找事情來整他,或是用言語來譏諷他,有時候甚至讓他吃足了苦頭。可是他不敢告訴其他人,怕遭到飛鳳的為難,卻又引以為擾......

「我......」

李翔麟嘆息地望著南天昭兀自糾結的表情:「鳳雛,你當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在南天昭愕然抬首後,他又繼續接下話:「我保持沉默,是想要你主動對我開口說這些的,沒想到你卻都全部隱忍了下來......」

原來他其實都知道......

南天昭在愕然之後的表情轉為靜默無語。

「鳳雛,或許你會怨我,但是你什麼都不願意跟我說,我也感到很難過。我其實希望你可以不要獨自默默隱忍的。」

聽了這些話,南天昭一時間滿臉複雜:「......」是啊!誰都沒有讓他去隱忍這些不公平的。但是這是他當時的選擇,也怨不了任何人。因為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所謂的公平這種事。

「鳳雛?」

南天昭抬首,望住李翔麟,最後仍然搖了搖頭:「......沒什麼。」

末了,李翔麟不禁脫口逸出一聲輕淺的嘆息,「鳳雛,本來我是不願在你傷勢未癒之前提起這些事情,但是你一直在逃避我......」瞥了仍然固執的南天昭一眼,續道:「所以我不能再保持緘默了。」

「?」

「鳳雛,其實我什麼都曉得。不管是你的現在或是過去。」抿抿唇,他決定直接坦白了。

南天昭面露驚詫地瞅著如此發話的李翔麟。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