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從一路踏著步伐走回自家宅邸之後的沒有多久,天色就已經黑了。

安倍恭平讓蜜露點亮了宅子裡頭的燈火,驅趕了四周的黑暗;等到蜜露按著他的命令,去廚房端來一壺溫好的清酒,月亮就已經西升了。

蜜露將酒瓶擱在明亮的窄廊上,在抬起頭來之後,說:「主子,您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太好。」

沒有回答的安倍恭平回眸瞥了她一眼:「......」

清楚地接收到主子那道朝她望來、警告性的清冷目光,蜜露再沒敢造次,最後無辜地扁著小嘴,退到一旁。

不發一語地伸手取過了尚有餘溫的酒瓶,安倍恭平接著在交疊著的腳邊的那枚淺碟子裡頭斟酒,神情從容而優雅。

待他放下酒瓶,改而捧起淺碟子,就口輕啜了一口,這才慢條斯理地抬頭,用眼角餘光掃向了正在一旁守候著的蜜露,輕聲地啟口:「......今日有什麼要事嗎!?」

經主子這樣一問,原本噤聲的蜜露才敢在此時開口,只見她溫溫地挪著柔軟的身軀上前來,語氣和緩地說:「主子,今天收到了一封來自皇宮的信......」

「信?」安倍恭平微蹙著眉頭,看著蜜露自懷裡取出一只信封來,然後伸手朝他遞了過來。

「是的。對方特意讓人告訴您,他家大人非常希望您這回能夠賞光......」蜜露按實說著,發覺自家主子的臉色跟著一變。

這回!?難道是......

沒有出聲應和的安倍恭平於是伸手接過信封,接著把信件打了開來。

「主子?」蜜露面露疑惑地歪首,望著自家主子在閱讀完信件之後,臉上出現的那抹明顯的無奈與為難。

「......」果然是那位......

「主子,這封信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蜜露不懂,為何主子在看完信件之後就露出那樣莫可奈何的表情。

「沒什麼......」安倍恭平抿著唇,最後頗無奈地自唇邊逸出一聲嘆息。

蜜露望著自家主子難得一見的表情,思考了一會兒:「難道是上回的那一位......」

安倍恭平立即閉了閉眼,蜜露馬上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那麼......您要依約前往嗎!?」

「妳以為呢!?」安倍恭平忍不住回眸冷睨,表示他壓根就不想去赴約。

「......可是您又不不能不去。」這才是重點。

聽畢,安倍恭平馬上沒輒地嘆氣:「不給面子這種事情也只能發生一次......」

「也許......」蜜露歪首,雙眼靈活地打轉著,忽然露出一朵似鬼靈精的淺笑:「主子,您不妨邀請藤原大人一起同行!?這樣就不怕那位對您有什麼不軌行為了......」

不軌行為?東宮能對他有什麼不軌的行為!?他又不是女人......

安倍恭平當場沉默了。不過,蜜露提出的這個主意雖然不錯,但是跟他一起同行的對象似乎得要做個修改......

何況,他根本就找不到一個人能夠陪伴自己一同前去赴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