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夜夜求歡的女子” 卷 3




白晝即將殞落的傍晚。

安倍晴明與源博雅搭著車前往皇宮極東的那個據聞說是有好幾個人死於奇怪的勞累病的小村落。

一路上的安倍晴明不發一語地坐著,只管欣賞著沿路經過的大路邊的自然景物與花草,見著倦鳥知返地一一從天際邊緣飛過。

冷風拂過路邊的大樹梢,溜過青草尖,然後經過一片片的荒山野嶺,已然橙紅的夕陽隨著車輛的緩慢駛近而變得愈來愈近,似乎只要伸出手來就能摘取般。

源博雅也是一臉的木然和沉默。

突然間,安倍晴明脫口輕吟了一聲,眸光變得深遂有神:「唔......」

他的一聲低喃使得源博雅不解地回頭瞅著他,看見了好友臉上的略微震盪,不曉得晴明又怎麼了。

還是說──他發現了什麼嗎!?

源博雅心下忖度著,晴明是陰陽寮的第一陰陽師,擁有傲人的才能的他不僅降妖伏鬼,還得充當那些大官貴族們心理諮詢的對象,他所見過、碰過的奇異事件實在是多到不勝枚舉。

「怎麼了嗎?晴明......」源博雅擔憂地問了,眸光跟著移到晴明那張俊秀無表情的臉龐上,想起了外頭那些懼怕他的人都說他是白狐之子的謠傳。

現下這樣望著晴明時,他倒覺得並不相似;那白狐是隻妖物,而,他的好友安倍晴明卻是活生生的人啊!

怎麼說來那些人都太空穴來風了,若是晴明只因自己太有能力而被眾人如此誤解的話,那就太不值了!

虧晴明還這樣盡責地替平安城掃蕩所有害人的妖物......

安倍晴明回眸望了源博雅一眼後,這才緩慢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說:「沒有......」

說罷了的陰陽師,安倍晴明立即回過頭去,再度將視線拋向不遠處的山野上,看著那一整片的山野因為夕陽西下而慢慢轉為黑暗,那堆及膝的草叢中似乎在博雅那麼一轉眼時掠過幾抹不顯眼的黑影子,而,一直注視著外頭的安倍晴明卻隱隱發現了。

這時的天色已全黑了,天際忽然翩然飛過幾隻烏鴉,那不祥的”嘎嘎”叫聲使得晴明的細眉一皺。

「......是血的味道......」沒繼續搭理博雅的陰陽師緩緩地、低聲輕喃著,紅唇半開半閤。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