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夜夜求歡的女子” 卷 7/終回





「那麼我就不能放過你了......陰陽師......」女妖一個拉長了臉,陰陽師既然不肯向她屈服,這樣一來就只有打敗他,再把他吃掉好了......

據說有點道行的陰陽師對牠們這些妖魔鬼怪還有點補償的價值,看他使出法力的強弱度來看,眼前的男人必定是她找了許久的大獵物和最佳滋養品呢......

女妖發出『咯、咯』的怪笑聲,纖首一顫一顫的,晴明微瞇著眼,好像不太喜歡聽見這種怪聲調。

安倍晴明小心翼翼地盯著眼前視他為獵物的女妖,心底冷笑數聲,還不知道誰是誰的獵物呢!

揮舞著紙火劍的晴明緩慢地移動著步伐,繞著原地打轉,邊與女妖對峙著,眼神炯然,就如劍上的火燄般耀眼。

女妖也不敢大意,直視著晴明的火睛微微一瞟,晴明細心地發現了,揮動了火劍往女妖的方向砍去,步伐往前大進,本欲一舉擒拿女妖的劍尖給她有驚無險地避過,只燒了十二單衣的一角,晴明不言地繼續逼進,女妖只好旋過身子一次又一次。

該死的陰陽師......!

女妖咬緊牙關,臉上的表情愈加變得不耐煩了起來,老是處於被動與挨打狀態的她連忙一躍回過身來,逮到了晴明的身形空隙,趁機在晴明背上補上重重的一腳。

晴明摔了出去,白色狩衣沾染上泥土,狼狽的模樣使得女妖咯咯嬌笑,晴明沉默地自樹腳邊爬起來,此時,火劍的力已經減弱,晴明不言地高舉起劍尖,再喃唸了一串咒語,眼看火劍似乎又回到原來的狀態,女妖嚇得鐵青了臉。

晴明瞥了眼女妖的懼怕,心下有譜,於是拿起火劍就再往女妖的方向進攻,女妖措手不及,十二單衣讓火燄燒燃了起來,女妖怕得忙將單衣抖落在地,原本豐滿的女子肉身化回一具白骨,晴明眼見女妖無法應付,再補上一劍,砍斷了女妖的一隻左臂骨,女妖哀號震天。

「啊啊啊啊──痛啊......」她撫著左斷骨,惡狠狠地瞪視著陰陽師。

晴明揚起火劍尖,因為他發現了那具女子骸骨中,那位於心臟部位竟然塞了一卷文卷,隨著女妖的一靜一動正發出道道金芒,那應該是部經文的簡略版本。

女妖發現陰陽師直瞪著她胸前直瞧,似乎是發覺她的動力與妖力皆源自這部經文的事,她連忙護著這手抄經文,晴明卻已經欺近女妖身邊,猝不及防地揮劍而去──

只聽得女妖嚎聲震天,傳遍了整座樹林......

◎◎◎

天亮了的小村落瀰漫著一陣陣詭異的白霧。

安倍晴明與源博雅站立在村落邊,那座小林子裡的某棵樹下的草叢邊,再往前走便能見到戎一與那女子燕好的破敗草屋。

霧裡,安倍晴明僅是安靜地立著,源博雅已自草叢邊的一抔土中挖出了一具幾近完整的女人骸骨,只是,那骸骨的左臂竟是有道被利刃砍削而斷的痕跡。

「就是這個吧......晴明!?」源博雅回頭望了眼正在沉思的陰陽師,輕聲道。

「唔......就是這個!」

「這個......呃~真的是戎一喜歡的那位小姐嗎!?看他那個樣子倒是怪可憐的,他正為了她傷心難過呢......」源博雅低聲蠕著唇。

「嗯!不過,她是因為那部前人遺留而下的手抄彌陀經而變成妖怪的,當任何的妖鬼能再次有生命後就會變得更加貪婪了,所以她才會吸取男人們的精氣為食......」陰陽師輕緩地說著,博雅同意地點頭。

「是啊!連人心都是貪婪了的,我們當然也無法要求妖怪們不貪心,你說是吧!?晴明......」

陰陽師淡淡地應了一聲,感到一陣冰冷竄過身旁,那是知曉一切的風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