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夜夜求歡的女子” 卷 6




安倍晴明與源博雅衝出門後,絲毫不敢大意地走在一片闃暗的小路上,博雅在昏暗的光線下只能依著晴明的腳步往前進,偶爾身旁一陣冷風吹過時就把博雅嚇得直打哆嗦,晴明則是慢慢地回頭瞥他一眼。

「跟好......不然等會兒走失了,我可沒辦法保護你唷......」微微的嘲笑語意溜出晴明那慣於戲謔一切的紅唇,在暗處顯得特別的清楚,博雅給他一激,連忙板起臉來不願被小看了。

「你才是呢!晴明......」要論武的他是最行的,搞不好晴明還得需要他的保護呢......

博雅不高興地直喃喃著,前方的晴明微聽見了,努努紅唇失笑於武士的賭氣話。

晴明微笑突然跟著向前的腳步打了住,因為他和身後的博雅已經在交談不久後走出了村落旁的那一小座林子了,現在他們正站在一間破敗的草屋前,晴明一個伸出手來推開小門,一踏進門內見到──

博雅跟著晴明呆滯住了。

因為他居然看見了一個光著身子的女人抱住一名臉色看來死白又泛著黑的年輕男子,顯而易見的,這名男子就是那請託晴明除妖的夫人的兒子,戎一。

不過,戎一不是跟他的母親說是他要在朋友家過夜嗎!?那眼前的兩人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博雅懷疑又驚愕,思考的剎那間,晴明已經揚起纖指來,毫不猶豫地指向那美麗又身無寸縷的女人,喝道:「離開他──」

那名女子無視於晴明的低聲喝問,只是將懷中已失去意識的戎一無情地推開,接著才緩慢在晴明與博雅的目光下不害羞地穿回自己的十二單衣,看也不看兩人一眼的妖鬼低沉聲音問道:「你們......是那些可恨的的陰陽師!?」

晴明抿嘴,向博雅使了個眼色,要他去搶過戎一,沒想到那女子竟然把腳邊的戎一高高拎起,扔給了博雅,待博雅身形不穩地接過,那名女子即趁著這時間跑向屋外,但是晴明不願放棄,吩咐博雅將戎一送回夫人那兒後便追著隱逸在黑暗中的女妖身影而去──

「晴明!」博雅擔心地朝門外消失而去的白色背影直呼,但是又轉回頭望著身上的戎一昏迷不醒的模樣,他必須先把戎一送回安全的地方去才能再去幫助晴明。

這樣想著的博雅只得半扛著少年回到村長夫人那兒......

◎◎◎

天黑得不見五指。

晴明自袖裡拿出一張符紙,唸了一串咒語之後,手裡的符紙燃燒了起來,替他暫時照亮了黑暗,而那點點火光並不能看清整個四周,只能照耀相當於自身兩三步外的短小距離而已。

突然,一個黑影自晴明的上空飛竄過,晴明拿著符紙往上探頭一望去時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回望手掌中那有如蠟燭的燈火,晴明跟著一歎,改變主意熄滅了符紙,又自懷中拿出另種較長的符,提上唇邊緩緩唸喃著:「火、劍......」

剎那間,一道纖長的火燄立即出現,變成了一把利劍,晴明汲取著那劍尖散逸出的火光,橫著劍一掃過前方周圍的樹幹,赫然捕捉到了女妖正以攀姿攀爬著一截雙掌合抱那麼粗的樹幹。

「女妖......快快就伏!」晴明劍尖一揚,逼得女妖躍下了樹,正以十分猙獰的可怕表情與他對望......

「哼......陰陽師,你最好別來礙事......」女妖舔了舔紅色的長舌頭。

「恕難從命......」晴明站在女妖前方一手臂長之處,凜顏。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