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花好月圓。

望著天際邊掛著、且大放光明的皎潔明月,安倍恭平無言地捧著淺碟子就口輕啜,眼神無意地挪來挪去,望著四周盡情談笑、被東宮一起邀來的眾官員們。

如果現在他的身邊沒有任何人的話,今天倒是一個可以放縱飲酒的好日子,只可惜現實並非是如此......

「安倍大人,您在看什麼?」

突如其來的這個問句讓安倍恭平暫且放下了碟子,抬眼瞟了正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一眼,面無表情地開口回應:「沒什麼。」

男人──也就是藤原景,他此刻皺著一對濃眉,表情顯得很是疑惑地盯住了面前一臉不在意的安倍恭平,說:「難道您這是在思考等會兒要怎麼從這裡逃跑嗎!?」

雖然心底對藤原景猜測的準確度感到非常的驚訝,但是安倍恭平面上也沒有洩露出太多的情緒,只是一派淡淡地抿唇說:「......也許吧。」

「您是不喜歡這個宴會還是主辦者!?」

「......」他忍不住猶豫了一下,最後才小聲地開口說:「都有。」

「......剛好我也是。」藤原景頓了頓,轉眸:「不過,話說回來了,我不懂既然你不喜歡,為什麼沒有直接拒絕!?」對安倍恭平的言行不一感到有些許矛盾的他,當下覺得怪異地皺了皺眉。

安倍恭平冷淡地回頭瞄他一眼:「......如果你一連被拒絕了兩次呢!?」藤原景是不是在跟他裝傻!?對方可是東宮啊......

拒絕兩次!?

藤原景面有訝色,稍微平復了心情之後才緩慢地擰眉開口:「難道這回不是主辦者第一次邀請你嗎?」

安倍恭平馬上抿唇回答:「不是。」

「......」藤原景瞪住眼前的安倍恭平,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只能無言地繼續覷著他許久。

看來東宮的手腳真的是頗快的啊......他們也才不過見過那麼一次面......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頓了一會兒,藤原景清了清喉嚨,問。

「就在被你警告過後不久。」安倍恭平很誠實地說著。其實他當初還曾經懷疑過藤原景,不過他後來覺得藤原景也沒有理由要這麼做。

「......」藤原景不答了。

「怎麼了?」

藤原景嘆氣:「沒事。」

面對他的四兩撥千金,安倍恭平也沒意見,反正他壓根沒想要知道那麼多,於是沒有再問了下去:「那你呢?你怎麼也過來了!?」

「這當然是因為我沒有理由拒絕。」藤原景好無奈,他其實是被硬逼著出席的,而不是自己願意。

明白了藤原景的話中意,安倍恭平冷靜地頷首:「原來如此......」大概是因為藤原景的父親的關係吧!

「總之,得盡快找個理由離開,不然我們也會被捲入風暴中心的......」環顧著身邊的官員們皆一臉酒意,有的甚至高聲論談起來,藤原景不由得馬上皺起眉來。

安倍恭平也同意這個說法。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