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的時間很快就要過去了,此刻,凌希寒正待在風川若夜的房裡。

「真的不要緊吧!?」這麼問的凌希寒再度被風川若夜狠狠地白了一眼,因為這一句話他已經從她口中聽了不下數十次了,聽都聽煩了!不過,看在她也是好意一片,他就不想再跟她計較了。

雖然如此,但是他想著的同時間也還是又聽著自己開口說出第十五次同樣的話,「死不了人的啦!」

凌希寒拿過餵他的杯子放在桌上後,便讓他的頭靠在柔軟的抱枕上,蹙眉:「已經有好些了吧!?」都已經第四天了說!

風川若夜忍不住翻翻白眼,「有啦、有啦!」他發現她比蓉姨還煩欸!

凌希寒立即將淚眼悄然收回,小心地不讓他發覺;沒辦法,遇到他的事她就會不受控制了,不過這種感覺還不錯,以往的她其實是感受不到的;記得自從遇上他開始,她發現自己已經會有比較大的情緒起伏了。

......這樣子真的好嗎!?

她不清楚,但是她很希望自己能一直這樣保持下去。

望著風川若夜一臉閒適的臉龐,凌希寒突然很想柔柔地擁住他,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一個人啊!?不止有智慧又堅強,而且他也從未讓事情與情緒牽著他走,這樣子的他會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呢!?

他那全身上下非男非女的感覺,讓她感到迷惑至極;有時候,她甚至覺得他根本不是地球人,他是一種謎樣的生物,但是,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成長為如此的呢!?

凌希寒默然地盯著風川若夜許久,心緒百轉千折。

「幹嘛!?喜歡上我了啊!?不然幹嘛一直盯著我瞧......」風川若夜因為受不住她直盯自己的目光,於是緩緩地揚起唇角打趣地說著,然後他便看見她紅了臉,囁嚅地開口說出她不同以往的打鬧似的回答。

「是沒錯啦......」她有點不好意思地撇首,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跟男孩子這麼說,這二十幾年來她從未喜歡過人,而他風川若夜便是她第一次冒著不好意思和被拒絕的危險,說出『喜歡』的人。

風川若夜瞪大眼,不會吧!?她喜歡......他!?

「......那可真是受寵若驚啊!」他這麼說著,有些詫異的眉和眼都讓凌希寒不悅地蹙著眉。

什麼意思!?他是什麼意思!?

那是代表他不喜歡她嗎!?

「你......」

風川若夜一聳眉,「什麼!?」

凌希寒瞪著他沒反應的俊臉半天,一股無名怒火立即湧上心頭,這個豬頭、笨蛋、白癡一個!

她都說得這麼明白了,他卻還要當她的面再問一次嗎!?她女孩子家的臉皮是很薄的哎!

「喂!?」風川若夜為她突如其來的怒火而懵懂,伸手欲扯住她的衣角,但是她比他快他一步。

隱怒得鼓起頰來,她直起身來之後轉身就走,她暫時不想看到他了!

「喂!?妳要去哪裡啊!?」風川若夜讓她突然的動作嚇到,連忙問。

「搭火箭去外太空!」她知道這是一個十分賭氣的回答,但是她就是氣嘛!

「啊!?」不明究理的風川若夜呆愣住,第一次露出了那種傻呼呼的可笑表情,只可惜凌希寒沒眼福,錯失了。

難不成她是外星人!?

風川若夜狐疑地想著,雖然他早就懷疑她到底是不是了啦......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