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三/花
 
 
有別於昨日的暖陽,今日,待陰陽師一個難得的早起時,發現晴明邸外頭正下著絲絲的細雨,院落裡冷冷清清的,草木花朵們有的受不住這場春雨這樣斷斷續續地擊打著,已經先行萎靡不振了。
 
可憐的是院裡的遲暮櫻花,所剩不多的花瓣讓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給通通打落了地,和在春泥裡頭,香味散去,餘下那芳香杳然,恍若佳人一夜間的香消玉殞。
 
陰陽師微歎息地披上了單衣,緩步踱到滴滑著雨的廊下,凝眸望著院裡的落櫻紛飛,別有一般的淒涼味道,自飄落的落花間聞到了一絲的無奈與寂寥,甚至還有新夏即將初至的味道。
 
陰陽師的式,蜜蟲正自廊邊慢慢踱來,手裡懷抱著一堆的花朵,那是她趁早在院裡頭摘下來的,有桔梗、有天竺葵、有…
總言之,什麼樣的花都有,只要是晴明邸裡能見的都各摘了幾朵。
 
蜜蟲的原形是隻蝴蝶,因此,蝶戀上了花,也是她為何一睜眼就摘花的原因。
 
(博雅大人來了…)微笑著,蜜蟲悄然地回眸望著晴明邸的大門,然後再回頭看向陰陽師主人,主人似乎已經知道了他有訪客來訪的模樣,悠然地微笑著,要蜜蟲到門口迎接那位未進門的訪客。
 
不多時,陰陽師的好友,武士殿上人─源博雅來訪晴明邸,他讓撐著繪有碎花圖案油紙傘的蜜蟲迎進門,一眼就望見好友正坐在窄廊下笑看著他因大雨而淋的全身溼透又狼狽的模樣。
(晴明,這場大雨還真是下得不是時候…)武士輕聲地抱怨著,踏著因大雨而顯得稍微沉重的步伐往廊上來,一手遮著髮頂,不悅地努著嘴,一見陰陽師那樣悠閒沒事做的樣子就忍不住想氣惱。
(奇了,你最近都沒有事情忙嗎!?哪像我,一天到晚被拉去做這做那的…)武士坐到廊板上,還是一直嘟嚷著。
 
陰陽師像個沒事人般地微笑,邊搖著扇子:(欸~我說博雅,這世上是能者多勞嘛!既然你有能力,就要好好地利用…)
 
聽著陰陽師這樣說著的武士趕忙一噘嘴,(那你呢?像你這種才能滿溢的人怎麼比我還閒啊!?真是不公平…)
 
陰陽師聽著武士的抱怨,笑了。
(總而言之你就是看不慣我比你輕鬆吧…真是的…)博雅的那種心思他都明瞭,只是,跟他計較這種事會不會太為難他?
他可沒有自己替自己找麻煩的嗜好哩!
所有的世事他哪兒能全部納入自己的管轄啊!?
不~或許說,他壓根兒不願去理那些有的、沒的事…
 
博雅板著臉,還是不太高興,既然無法責怪晴明,只得把怒氣全歸咎於天氣去了,(再說,昨天的天氣明明好得不像春天,為什麼今天就突然下起大雨了啊!?真是教人有點措手不及…)
 
陰陽師抬首望了眼霧濛濛的天空,再回首時,博雅也跟著看向院落裡的各種草木,(博雅啊…這世上可沒有什麼事是不變的啊!)
 
博雅聞言回眸來,(為何這麼說呢?晴明?)
 
(你認為什麼東西會是不變的?博雅?)陰陽師笑著沒有回答博雅先前的問句,自顧自地問他,邊搖著扇子,狀似漫不經心,一邊的蜜蟲突然自廊柱邊冒出來,接著主人的問句也跟著問博雅。
 
(不會變的?哈哈…)歪著首的蜜蟲甜甜笑了,笑得身子一顫一顫的,武士當然又被蜜蟲的冷不防給嚇著,瞪大了雙瞳叫了一聲。
(哇啊啊───)
 
這時,陰陽師跟著博雅的叫聲與蜜蟲的笑聲,哈哈放聲大笑了。
 
(晴明!)武士板起臉來嚇止陰陽師與式的嘲笑,把話一轉:(不變啊…話說回來,晴明,你認為什麼東西不會變呢?)
 
問句使得陰陽師微微一笑,(不變嗎?…其實,沒有什麼是不會變的,博雅…在我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會變,只是變大變小…)
 
武士聽了卻是似懂非懂的,(你是說像是"時間"或是"天地"也會變嗎!?)
 
(唔…沒有錯…時間會走、而天地也會隨著萬物與四季變化…沒有什麼是永久的…)
 
(晴明,這麼說來的話,不就是什麼也不能相信了嗎!?)武士不可思議地瞪眼輕喃,望著陰陽師垂首低笑的模樣,看著他微抿著紅唇。
 
(也許吧…)陰陽師扯唇一笑,抬眸時卻望見自己面前不知何時遞來了一朵藍紫色的桔梗花,而拿著花朵的手的主人便是武士,他自蜜蟲那兒索來一朵桔梗花遞到陰陽師面前,咧嘴傻笑。
 
(但是,這是不變的,晴明。)武士這麼說著,困窘地抓頭,不曉得該如何安慰陰陽師那狀似失落的表情,是以,他想起了保憲大人曾經說過這桔梗代表著”不變”。
 
“不變”,是他對陰陽師的友誼。
 
陰陽師微微詫異,暗地裡驚訝著,卻不知自己該如何反應,這桔梗…
(博雅,你曉得這花的意思嗎?)神色複雜地回望了武士一眼的陰陽師輕緩地微笑了,看著武士點頭後,頓覺心窩處爬上一抹溫暖。
 
(它代表”不變”,是吧…)武士不確定地笑著回問。
 
(唔…是”不變”……)的喜愛。
 
陰陽師瞬間赧顏,武士哈哈大笑,沒想到晴明也會不好意思啊!
 
(有什麼好笑的!)
 
(你臉紅了喔,晴明...)武士嘲弄陰陽師。
 
(你看錯了!)
 
(你又不誠實了,晴明!)
 
(......)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