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五/重要
 
 
晴明邸裡頭靜謐一片。
 
陰陽師與他的好友武士─源博雅對坐,廊板上擱著一盤蜜蟲自廚房裡端出不久的烤磨菇,香味正在空氣間四竄,但是兩人卻都沒有任何動靜地沉默著。
 
陰陽師沉寂地用扇柄抵住他那尖尖的下頷,唇邊掛著一絲輕淺的微笑,唇線微微掀起,目光悠然地望著院落裡的一池清水,那清水裡頭有著幾條的小魚悠游其中,陰陽師的瞳眸仔細地盯著魚兒們翻游的泳姿,似乎瞧出了什麼趣味,無聲息地露出一個大大的甜笑,引得適才進門的武士在沉默許久後,不解地將眸光調向好友。
(晴明…你在看什麼?)
武士這樣輕問的時候,視線跟著陰陽師也瞄向院落裡頭的那池清水,奇怪了,晴明邸裡頭什麼時候有了這池清水的!?
 
雖是懷疑著的武士又轉了個念想:其實晴明邸裡頭多了些什麼或是少了些什麼,他都能夠了解的,因為陰陽師的那種沉默少言的個性,任誰都會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到底喜歡些什麼的,晴明的心思他從來沒料準過。
 
陰陽師回眸來盯了武士一會兒,(沒有呀!只是看了那些魚幾眼罷了…)將扇柄一闔,陰陽師輕鬆地笑道。
 
可是武士卻覺得很奇怪,將視線拋向那些悠游在水中的魚兒,瞧著牠們快樂地游水和張嘴吐著氣的模樣,問:(晴明,那魚看來好像非常地快樂啊!難道你是在想這個問題嗎?)
 
武士的疑問令陰陽師哈哈大笑,(博雅呀…你又不是魚兒,怎麼知道牠們很快樂啊!?或許牠們如你所想的那樣相反呢!?)
 
(可是,晴明啊!)武士還有話說,不服地半直起身體,(不是說”如魚得水”嗎!?那麼,理所當然的,牠們能生活在自己所需要的條件環境裡,就該是滿足和快樂的了啊!?)
 
這番奇論教陰陽師再度捧腹大笑,甚至於笑出了淚花,武士見陰陽師這樣誇張地嘲笑他,便大聲嘟嚷了起來。
(喂~~喂~~晴明,我又哪裡說錯了啊!?)努嘴。
 
(對不起、對不起啊!哈哈哈哈──)半抬手以扇掩去自己那過大的笑容的陰陽師直顫抖著身子,笑不可抑,雖然這樣對博雅很是失禮,但是他還是對於博雅說出的那番議論有另外的看法。
沒想到博雅竟然是這麼純僕的一個好人啊!
呵呵呵呵~~~~
 
陰陽師還兀自抖著身體、忍著笑,終於,武士板起臉色來了,微生氣地將一掌拍擊在廊板上以示怒意。
(你倒是解釋一下啊!晴明!)
 
陰陽師咳笑了幾聲,這才正色地對上博雅那張嚴肅的臉面,不用說,陰陽師見他如此認真後又是一陣的悶笑傳來,氣得博雅臉紅脖子粗的。
(對不起啊…博雅…咳!)陰陽師以扇半掩笑容,忍住了笑意,(其實你說的並沒有錯,只是…呵呵~~那種人非常地稀少吧!就像你囉!)
 
武士這才點頭同意,(你終於承認了吧!)唔…不過,好像哪裡怪怪的欸~
(不過…你說”像我”是什麼意思啊!?)武士狐疑的目光直直瞪向陰陽師。
 
(應該說,你很容易滿足吧!這沒什麼不好…博雅…)
 
(唔,這個說法我還可以接受,但是,晴明,為何魚兒不快樂呢!?)武士繞高了一邊的眉,不怎麼贊同地瞥著陰陽師,打算看他如何自圓其說。
而陰陽師可沒想這麼多了,(博雅呀!我說過,你不是魚,如何能知道牠們快不快樂啊!?這就如同你身為一位武士並不會了解上位的人的苦惱一樣…)
 
(哦?可是魚生活在無虞的環境裡頭,難道牠們也會不快樂嗎?)武士挑眉。
(唔…博雅啊,你問的問題其實是很多人未曾去思考的,魚就好像人一樣,就算牠身處無虞的環境裡,卻還是受制於自己的不滿足…)陰陽師點頭。
 
武士聽陰陽師這麼說,又更不懂了。
(晴明啊,總覺得你有把事情複雜化的本事…)武士皺眉。
 
(哪有啊!我只是就你的問題來闡論罷了…)陰陽師好笑地撇唇,搖頭否認。
 
(我只是問你為何魚兒不快樂罷了啊!)博雅瞥了陰陽師一眼,好像只要和晴明的討論都會沒有結果,(魚兒活在對牠們來說"重要"到不能分離的水中,還會不快樂嗎!?)他老是想不通。
 
陰陽師吊高了細眉,(哦!?重要嗎…我倒是沒想過哪…)博雅的思考總是與他不太一樣。
武士點頭,(沒錯,重要啊!就是”重要”…)陰陽師終於聽懂了他的話意了!
 
沉吟著的陰陽師搖著扇柄,微訥,武士盯著他抿唇思考,模樣非常地認真,(晴明,想出來了嗎!?)
陰陽師緩慢搖首,博雅的話未免太難懂了吧…
“重要”?
 
武士見陰陽師沒有答案,便放棄地托腮望著陰陽師的沉默,(晴明啊,難得你也有不懂的時候,真是的!不過,我得告訴你,如果是我,我真的覺得很快樂…)傻笑地盯著陰陽師的武士這麼說著,(因為我的身邊有你嘛!)
 
陰陽師微微回眸,第一次盯著武士那似大孩子的笑容,呆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