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二/雨
 
 
晴明邸。
 
陰鬱既冷的天氣,看不出一點春日的端倪,那似要下雨的陰霾天空中覆蓋著厚重的烏雲,冷風颯颯地吹著,陰陽師與好友武士一同坐在土御門上的安倍晴明邸裡頭的窄廊上,望著這像是發了霉似的穹蒼。
(博雅,你有帶傘吧…?)忽然間,背抵靠著窄廊邊木柱的陰陽師微微啟口,搖著扇子邊瞥向沉默已久的博雅。
 
武士聞言之後便自院落裡頭的那些發著嫩芽的樹幹上回神過來,(啊…因為我沒料到會突然間變成這種陰陰的天氣,所以我忘了帶了…)武士困擾地抓著頭,赧顏。
 
陰陽師微笑地搖首,(那就沒辦法了…博雅,還是你要等天氣好些再走!?)輕語地詢問武士意見的陰陽師端著一張燦爛笑顏,看不出來他們正在討論這教人煩悶的壞天氣的模樣。
 
武士點頭,咧笑:(那就不好意思了,晴明。反正我也已經很多天沒上你這兒來了,我想留下來過夜…)
 
陰陽師聽著,失笑了,(博雅,你可以不用每天來我這兒啊!只要你想起來了,就可以來囉!晴明邸的大門隨時為你而開…)難道武士一直認為每天定要專程跑一趟他的宅邸才算是正常嗎!?
呵呵…
 
(不過,下雨天就是留客天啊!晴明你也不反對吧!?)武士笑得像個好不容易才得到糖的孩子般稚氣。
 
(對、對…反正你想要再多待一會兒吧!)陰陽師感到好笑地瞅著他,然後喚上蜜蟲端上酒與當季的甜橙,(那麼,不免俗的,來我這兒就是要喝酒談天…)
 
當蜜蟲應聲放上陶盤之後,立即微笑地站到一邊去,不久,就在蜜蟲替陰陽師與武士倒著酒間,天際便開始下起了傾盆大雨。
 
突如其來的大雨伴著陣陣雷鳴悶吼聲音和著過大的雨勢,天地間的所有聲音都被掩蓋住了,愀然無聲息,陰陽師與武士很有默契地凝神聆聽著這大自然最真實的聲音,細細品味著大雨隱約訴說的寂寥,像是掙扎著要將什麼事物掩蓋而去,急欲想要弭平些什麼的感受。
 
那幽然空洞的感覺泛滿了晴明邸的四周,連陰陽師與武士都察覺了,來不及細想的感受便趁隙鑽入武士的心中。
 
(晴明啊…)這時,武士慢慢地開口,眼光調向沉默的陰陽師,看著他臉上那顯而易見的複雜,(這種感覺…好奇怪…)
 
陰陽師微微掀眼望了一眼武士那奇怪臉色,(怎麼了?)
 
(雨,不是應該帶著春天的喜悅嗎?春天該是溫和愉悅的啊…怎麼令人感到…心酸酸的呢!?)
 
陰陽師聽著,露出了微笑,(那是因為雨牽動著你的感覺,而不是雨本身聽來就是這樣的心酸。雖然現在你因為雨而感到心酸,但是雨過天晴啊…博雅…待雨下完之後,就會放晴了吧!)
陰陽師這麼說著,抬首仰望著那飄著已由線線銀絲轉成細絲的穹蒼,天空被洗淨後已露出一部份的白。
烏雲緩慢地散去。
 
(是這樣的嗎?)
 
(唔,雖然大雨無法完全抹去些什麼,但是它能沖淡讓你難過的事物,那種感覺比什麼都還要好…)陰陽師笑著頓首。
 
博雅又聽得似懂非懂的,(你是說大雨能使某些東西變淡嗎?晴明…)
 
(是,也不是。)陰陽師笑著做了總結,(最重要的還是你的”心”!而”心”就是所謂的”咒”啊!博雅…)
 
(又是咒!?)武士皺眉。
 
(沒有錯,博雅…)
 
(等等!晴明,你又在耍我了對不對!?)武士挑起一邊的眉,問。
 
(我沒有啊!我不是說過,”心”有多大,”咒”就有多大嗎!?)陰陽師搖著扇子,笑了。
 
(閉嘴,晴明,你又害我的心情更無法理清了…)武士伸手趕緊制止陰陽師又舊調重彈。
 
(哈哈哈哈…)陰陽師忍不住大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