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的凌希寒好似瞬間看見天外飛來一顆炸彈,當場瞠目結舌到說不出半句話來回應對方,而且還差點沒撲倒在地上直呼不敢置信,因為當她聽完了雷隱塵所說的這些話之後,她只覺得他在開她的玩笑。

「欸唷!隱塵大哥,這個笑話可一點都不好笑哩!」不怎麼認真地擺擺手的凌希寒暗地裡為這句話因此傷透了心。

自己傷到自己!?這算是哪門子的安慰話啊!?

雷隱塵的表情微微一凜,抬眼望見她臉蛋上那串串似寶石的晶淚盈頰,顆顆滑落腮邊的同時,一股震驚和難以置信使得他半天張口不語,本想想說什麼來安慰她,卻又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啟口。

凌希寒無力地跌坐到沙發上,任臉上的淚液自由地奔流著,不拭去也不管它,一邊喃喃自語著:「不好玩......這句話一點都不好玩!」伸手捧住了自己的臉蛋,凌希寒埋首輕聲啜泣著,頓時感覺到身邊的雷隱塵已經自動自發地伸出一隻大手,然後輕輕拍撫著她的背脊,像是安慰似的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觸著她。

耳邊聽著她的哽咽,雷隱塵微嘆了口氣;這些情情愛愛的還真是折騰人啊!

「......你只是在開我的玩笑而已,對吧!?」末了,哽咽不再、只餘微啞的嗓音,抬眸的凌希寒帶著一點複雜的眸光望著雷隱塵,結果她還是認為雷隱塵只是想要安慰她,這才編織出這個美麗的謊言的。

不過,她很感謝他的用心,但是她並不是那種提不起、放不下的人,她曉得她身邊圍繞著的謊言已經太多了,而她再不需要它了!

她老是覺得自己被大家孤立,沒人了解她、沒人關愛她,但是這些卻都不是事實,那只是她一個用來逃避別人窺探的藉口而已;因為她現在不就知道了與她相識不久的雷隱塵其實是將她的一切收到眼底、像朋友一般地關切她的人嗎!?

所以說,事實並不完全是像她所猜想著的這般的。

其實她只是希望自己是被人所了解、被關心的,但是她好害怕當她一摘下面具之後,知道她這個人其實是個自私自利的人之後,會一起排斥她、疏離她;因為,要自己去面對著自己內心另一面的醜陋是很難的!

所以,當凌希寒控制不住的淚再次奪眶而出的時候,她突然好想要某個人接受她,這樣不完美的她!

剛到總部來的那個時候,當她曉得風川若夜也與她一樣是這樣子的人,她真的好高興,因為不光只是她戴著面具,就連那個人也一樣,所以她安心了;然而──她發現他並不是她所以為的那樣。

他用他的天真良善與純然溫柔守護著所有他愛的人,這種溫柔是她所及不上的,而這點認知更加讓她確定了自己只是個自私的人,根本不配別人的關愛;其實他們根本一點都不像,那只是她用來欺己的謊話!

凌希寒撲向雷隱塵:「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成串的淚落在地上,打溼了地,也間接打碎了她的心。

一頭霧水的雷隱塵只好發愣,不懂她的心思又轉到哪兒去了,但他還是象徵性地拍打她的背,「我說了,那隻狐狸只是不知道自己喜歡妳罷了......」

而,門外,一雙瞳眸轉著複雜的思緒,看著室內的這一幕,不悅讓他隨即轉了過身,悄然離去,沒驚動門內的兩個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