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鬼婆婆” 卷 2





晴明邸院中紛飛著梅花落瓣。

寒冷如冰的天氣裡,陰陽師與一名前來求助陰陽師的訪客詳談著他自身所發生的怪異離奇的事件,在這樣陰霾又灰暗的早晨似乎也給染上了些許的陰暗可怖。

仔細聽著中年男子娓娓道來的陰陽師手執木檜檀香扇子,邊為男子的暗夜離奇遭遇產生好奇的疑問。

窄廊邊的角落裡擱置著一爐嬝嬝的檀香,混在清冷的空氣氛圍裡更顯得晴明邸十足十的神秘,那緩搖上升的輕淡煙霧將廊上的兩人帶往神的殿堂......

詳情是這樣的......

這名男子原是住在四條大路上的一處破落宅邸,由於妻子早已隨著情人奔走,所以他一人孤身地在這座稱不上大的宅邸裡頭生活。

也因為妻子並未替他生下一兒半女的,所以獨自生活的他感到些許的寂寞,後來,他向遠親要來一個女孩兒當做是養女,扶養她到現在。

這個女兒因為雙親早亡,又沒有親戚領養的她過了一段不短的自食其力的生活,直至後來才被現在的養父給收養,招進了京城裡。

養父當初見她乖巧可愛,決定自她的鄰居那兒領養了這名失親少女,只是──

養父在領養她之後,生活遂變得窮困不已,三餐不繼的,他們目前是靠著女兒幫人家做些小東西和縫補衣物過活,或是鄰人的接濟食糧。

但是養父覺得這一切都是這個養女害的,若不是領養了她,他的生活該是無虞的,就因此將自己不得自的怒氣通通發在養女身上,不准她穿好的、吃好的,只能每天不地工作來換取錢財,供給他買酒的銀錢。

所以,養女身上常常有養父喝醉酒而發瘋教訓她的證明;這一點,當然他是沒同陰陽師說了的事實,像他這樣不尊重女子的男人是不會很誠實地完整說出實情的。

他隱瞞了他教訓養女以及要她不停地工作的那一段,至此以後,他就為了一段惡夢所苦。

他總是夢見一個年齡很大的老婦要他努力地工作,只要他一偷懶的話就不給吃飯,而且還有杖刑,有時候卻是鞭打。

那些工作好像做不完似地,一件又一件地自他眼前完成,一件又一件地再堆到他眼前,而且老婦的低沉喝問威脅聲音就在耳邊環繞不去。

每天每夜都是夢見同樣的夢境。

等到養父在每個深夜害怕地醒來之後也發現這並不是夢,因為他的全身還佈滿了老婦訓戒他的傷痕,他十分生氣與惱怒,覺得害怕的他就來到晴明邸請求陰陽師幫忙。

待他說畢的陰陽師點頭含笑地搖著手中的扇子,心下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我知道了......」陰陽師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