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馴虎計” 卷 4





小心翼翼向前行走的陰陽師腳踩著地上因雨水而滑動的爛泥,但是由於他一手撐著傘會妨礙到他的視線,使得他望不見前方的景物,因此,陰陽師丟棄了傘,任略微轉小的雨勢打遍他的全身上下。

髮絲已經給雨滴淋了個溼漉,陰陽師仍然堅持著向前走著,山裡的那一片無際又黑得看不清的夜色都不利於陰陽師。

撇著嘴,陰陽師在雨水的拍打之下勉強用隻手擋了去,眼睛睜不太開的模樣和水滴滑進眼底的不適都未能教他放棄。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若是......若是他能夠阻止這一切的話......那麼,博雅也不會失蹤!

漆黑的林子裡頭除了雨聲外,再無其他。

陰陽師不知緩慢地走了多久,待雨勢又變得更小,只餘綿綿細雨時,陰陽師全身溼透了的狼狽模樣實在與一般時候大相逕庭。

要是平時,他早在自己的宅邸裡頭喝著美酒邊賞雨了吧......

陰陽師微微緩笑輕喃著,「我今天還真是不像我啊......」

邊想著的陰陽師似乎因腳邊的泥濘而滑了一下,要不是一隻手趕緊扶住一邊粗壯的樹幹的話,只怕他會很難看......

踢著腳邊的碎石子,泥濘濺上了他的靴,白衣上也是一點一點的汙泥,然後,再抬起頭的剎那間,陰陽師發現了一個石洞,看那大小好像是一個人的那麼大,寬度是長度的一倍。

陰陽師在好奇之下緩慢地前進,踱至那個大石洞前方,在石洞的穴口看見了一樣不可思議的東西。

「那是──」陰陽師大驚,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就能看見一雙似猛獸的銀色瞳眸,陰陽師怔愣了一下,隨即掏出懷裡那包了一層又一層的符紙,唸起咒來,不一會兒,他手上的火光照亮了洞口。

而靠著那點火光往前看個清楚的陰陽師忍不住倒抽了口氣,失聲大吼。

「博雅───!」

陰陽師所見為一隻白色皮毛的銀眸虎將一隻虎爪搭著正躺臥在石穴裡頭而奄奄一息的博雅......

詭譎的氣息瀰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