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馴虎計” 卷 7/終回





博雅回府的隔天,晴明邸。

泛冷的早晨,晴明邸內就開始上演一齣親親愛愛的甜膩戲碼。

博雅一手端捧著磁碗,碗裡裝的是熱騰騰的粥食,他隻手拿過銀匙,舀了一口清粥,微笑地遞到右手不便的陰陽師唇邊。

「來~~晴明啊!你的手受傷了,我餵你吧......」原本是一片好心好意的博雅這麼說著,陰陽師也知道他沒有其他的意思,但是......

要他接受一個大男人餵食自己的這種行為令他有點掛不住顏面。

因此,他冷肅著一張略白的臉龐,賭氣地歪過頭,唇邊不自在地吐出一句話來。

「我自己會吃......」用不著別人幫忙......

博雅不悅地板起臉色來了,以一張教訓孩童的臉,微怒道:「不要再鬧彆扭了,晴明!是男人的話就乖乖地讓我餵!你不想餓死吧!?」微瞥了陰陽師不乾脆地板起臉,撇唇,就是不肯妥協。

就是男人才不要讓別人餵啊......

陰陽師生氣了,咕噥了一聲。

「晴明!!」博雅冷下了臉,彷彿在跟孩子鬧脾氣的母親。

嘖!

為什麼晴明的規矩那麼多啊!?

博雅的手伸到了陰陽師的紅唇邊卻又被他推回。

「晴明!」眼見說服講理沒有用處,博雅決定使出他的絕招了。

他放下手上的碗筷,半挺直身軀,以一張再正經不過的臉色與陰陽師相對:「晴明啊!我這條小命是你救的,你如果堅持不吃我餵食的東西寧可餓死的話,那麼我的傷口也不需要再敷藥了,就讓我這種無法報恩的人痛死好了!」

這句話一出口的博雅認真地瞅了陰陽師一眼,見他似乎沒有什麼表情,想必真的很討厭被別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模樣吧!

因此,他失望地直起身、站了起來,淡語道:「抱歉,我不該勉強你的......」

轉身即走之際,自己的褲腳卻被拖住,博雅硬生生地撲跌在廊板上,砰然一聲巨響,撞疼了鼻子和臉。

「哎呀──好痛喔......」

陰陽師見他滑稽的樣子後竟忍不住地笑了,那朵笑容教回頭的博雅陶陶然。

「你同意了是不!?」隨著陰陽師放開他的褲腳之際,博雅趕緊高興地立起身子來。

陰陽師不置可否地噘嘴,小聲地說:「真是敗給你了......」

博雅為此高興地咧嘴,陰陽師倒覺得十分礙眼,看著他舀過來的粥食微張開了嘴,含匙吞下,然後不語地紅了半張臉撇過頭去。

「呵呵~~」博雅微笑,難得看晴明乖乖聽他的話呢......

他十分滿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