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正當他打定了主意,並且踩著堅定的步伐往前幾了幾歩之後,來到了紙門前方,正欲伸手拉開紙拉門之際,一到低沉的警告聲音立即自外頭隱約地傳了進來,讓安倍恭平頓時僵住了往前方探去的纖手。

「現在還請安倍大人不要任意地離開這間房,我們已經讓人去通知殿下了。」

「那麼就請你們告知殿下一聲,就說安倍家中有事情待辦......」

「這可不能。殿下曾經交代過我們,要好生招呼安倍大人您的,請不要為難我們。」

安倍恭平聽見對方竟然隔著一道門這麼回應自己的時候,忍不住在當下蹙緊了眉。

......糟了,這擺明了是個陷阱。

察覺到危機已然逼近的此時,安倍恭平馬上沉下了臉色,抿著唇。

如果他再不想辦法順利離開這裡的話,等會兒很可能......

當他正在心底暗暗覺得不妙的此刻,忽然自門外傳來一道腳步聲,聽起來是個女子;安倍恭平立即抬起頭來,接著看見紙門被人從外頭拉開,然後走進了一名略有年紀的女官。

「安倍大人,請您不用慌張,等會兒就會有人過來服侍您更換身上的衣物的。」

安倍恭平定定地瞅著她半晌,沒有說話;再見她微笑地拖迤著歩子靠近,他終究還是忍不住出聲了。

「妳......」

「安倍大人,請先讓我服侍您脫下外衣吧!」女官面帶微笑地說著,然後伸手就要去扯安倍恭平的衣襟,頓時讓安倍恭平驚得一連後退了幾步。

女官覺得奇怪地攏眉:「安倍大人?」

安倍恭平沉聲拒絕:「不用了,我馬上就要離開這裡......」

「安倍大人,這是殿下的吩咐......」女官緊張地看著他不願讓步的表情,步履踩得十分的小心翼翼。

沒有發覺女官刻意的接近,安倍恭平仍然不願意妥協,「不必了,請告知殿下,安倍這就要離開......」說著,同時間也踏著飛快的腳步,來到了紙門前方,只見他就只那麼一歩,沒想到他的衣角卻是被身後追上來的女官扯住。

「安倍大人,您不能走──」

回眸的安倍恭平見到女官一張面露惶恐的表情,登時的不忍讓他有機會被女官攔住,接著便聽得她開口向著門外的守衛吩咐:「你們千萬要將門看守好。」

發覺自己的後路就在他遲疑的那一刻溜掉的安倍恭平不甘地咬著下唇,從女官的手中扯回了自己的衣角。

「請讓我離開。」

「妾身沒有辦法允諾您,這全都是殿下的意思......」女官面帶遺憾地搖頭拒絕。

安倍恭平頭一回動搖了,聲調聽起來繃得有如琴弦般的緊:「不會的,殿下一定是弄錯了什麼......」

「這千真萬確是殿下的諭令。」女官說,眼神瞟向安倍恭平:「您應該感激您有幸能夠服侍殿下。」

......她說什麼!?

服侍!?別說笑了,他並非是個女人啊!

安倍恭平怔然地瞪住女官。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