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瞄了眼沒有回應的安倍恭平,藤原景抿唇。難得他也同意了他的看法......

在一時的沉默過後,藤原景盯著安倍恭平,刻意很小聲地開口說:「為了避免被發現,我想我們還是各自想辦法離開這裡......」

藤原景說的沒錯,這個方法也不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安倍恭平只是回眸瞅著發話的他,在當下並沒有任何的反應;因此,藤原景也已經知道了安倍恭平此時的無語,其實就是贊同他的意思,當然也就不再贅言了。

轉頭瞥了眼四周的眾人正專注地與別人談笑聊天,甚至在席間毫無間斷地飲著美酒,再加上高聲討論或是吟詩誦詞,這種情況讓藤原景不由得揚了揚唇。

在下一秒立即挪回了視線的藤原景望住眼前的安倍恭平,笑著說:「那麼我就先告退了,你等會兒再動作吧!」臨走前拋下了一句叮囑之後,他這才緩慢地爬起身。

在離開前同安倍恭平眨眨眼,待藤原景走到廊上的時候,果不其然地被負責守衛皇宮的武士們攔了住;而,不遠處還坐在原地的安倍恭平見了,也只是輕輕地抿起唇瓣,挪回了目光,反而自顧自地替自己倒起酒來。

結果,沒辦法的藤原景接著推說要如廁,馬上成功地掩蓋了他真正的意圖,被武士們放了離去。

安倍恭平在發現藤原景被放離之後,忍不住擱下了手中握住的淺碟子,戒備的眼神覷著四周,沒想到這個時候卻被一旁已經醉了個七八分的某位大人搭話。

「你......嗝......你不是安倍......大人嗎?難得你、你也來了呢......」一邊訝異地說著,一隻大手還意圖想要攀上安倍恭平的肩膀,整張圓胖的臉朝著他靠了過來,無可避免地讓安倍恭平因此皺了皺眉頭。

「您醉了。」安倍恭平最後只擠出這句話,配上一臉的冷淡,抬手拿開了這位大人的在他肩膀上亂爬的手。

「我、我沒醉啊......安倍大人。」

醉鬼通常是不會承認自己喝醉了。

安倍恭平如此思考著,沒料到這位大人回頭跟別個熟識的大人要來了一淺碟的酒,一邊用著抖顫不停的大手端了過來,「安、安倍大人,這酒......嗝......真的不錯,你、你喝喝......」說著,便端著淺碟子欲靠近安倍恭平的唇畔,卻沒想到被安倍恭平躲了開去,結果那一碟子的酒水就這麼灑在了被勸酒的安倍恭平身上。

只見一襲白色狩衣就這樣染上了酒漬,安倍恭平立即不悅地沉下了臉色。

那位大人驚見如此,酒意因而醒了大半,在愣過之後,隨即叫了人來幫忙安倍恭平處理,連給安倍恭平一個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最後,心中感到一絲不妙情緒的安倍恭平就硬是被武士們給恭敬地請入了一間房裡。

「安倍大人,請您暫時在這裡等待,我們會馬上稟告殿下,並且讓人取來一套新衣服給您替換。」

因此,安倍恭平連個說不的時間都沒有,就這麼被丟下來了。

蹙著眉,安倍恭平決定趁著這個時候離開這裡。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