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房裡的沙發上愣了好一會兒,憶起了凌希寒剛才那副怪模樣,風川若夜實在很擔心凌希寒會胡思亂想,於是打算走下樓去跟她道個歉,沒想到就在他看見她正和那根木頭有說有笑的鏡頭,而且那根木頭也對著她露出難得一見、比阿里山神木還稀有的笑容。

哼!什麼跟什麼嘛!還說“自己跟他最熟,整個總部的人她最喜歡他”之類的那種話,依他所見好像不是這樣嘛!

不知道自己為何那麼氣憤的風川若夜打算再踱回他的小窩裡去,至少那兒安靜得很,沒人會給他氣受;但是,就在他那滯頓的腳步聲早已被雷隱塵和凌希寒察覺之際,兩人的目光就馬上朝著他所在的方向挪過來了,讓他走回去不是、不走回去也不是。

「你幹什麼下床來啊!?」不贊同的責備聲和眼神出自凌希寒,她走上前去扶住站在樓梯口邊、一副搖搖欲墜的風川若夜,心底可是正在吃吃地偷笑著。

他那種眼神好像自己心愛的玩具被人搶走了一樣的不甘心,呵呵,有進步!

他負氣地瞟了她一眼,努嘴:「我想要下來走走難道不行嗎!?」十分賭氣的回答讓凌希寒和雷隱塵在心底笑翻天了。

哈哈哈哈!原來狐狸也有這樣孩子氣的一面啊!?

見凌希寒笑瞇了眼,風川若夜忍不住一個撇唇,酸道:「做什麼笑得那麼愉快!?難不成妳很高興我受傷嗎!?」

結果,就是這句話讓凌希寒的忍笑因此破功,在隱忍不成之下,只好轉過身去大笑了好幾聲:「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連雷隱塵也跟著撇過頭去偷笑了好一陣子,一邊還用手遮掩住,「沒事、沒事。」呵呵......

風川若夜狐疑地望著兩人,似乎有點生氣了,就在他要發作之際被笑夠了、再轉回身來的凌希寒一個扯袖制止:「我還是先扶你上樓去吧!」她笑著說。

沒得商量,風川若夜被帶離原地,乖乖地跟著凌希寒走了。

謝了!

凌希寒回眸望向雷隱塵,感謝他的配合演戲。

不客氣!

雷隱塵回她一抹撇唇的笑意,覷著她的眼神裝滿了戰鬥的意志;而她和他的眼神交流都讓風川若夜看在眼底,縱使她再怎麼小心他。

一股很複雜的心情立即湧上風川若夜的心房......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