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

坐在柔軟的白色沙發上,風川若夜一臉面無表情地掛上電話筒,此時的心緒實在是紛亂得不得了,只因為父親在前不久打來,說是要和他們兄弟倆吃個飯,地點就在自己家裡。

這應該是一場變相的『鴻門宴』吧!?只怕這宴無好宴、會無好會......

淡淡地抿起唇來,風川若夜微蹙著眉頭,思考著自己究竟該不該前去赴約,因為父親特別還讓他帶著凌希寒一起過去,說什麼想認識一下那日他帶去婚宴上的那個朋友。

嘖了嘖聲,風川若夜忍不住歎息;欸,父親還真是會給他找麻煩加出難題啊!

無奈地再度嘆了一口氣,風川若夜不經意地朝門外望去,恰好瞥見了凌希寒這位『狡兔小姐』不知何時踏上了二樓來,而且此時已經站在他的門外探望了,就在他轉眸的時候,緩緩地踏著步子踱到他身邊,此刻正將她那張小臉挪近、瞠著眼睛瞧他來了。

「你不躺在床上休息,坐在這裡發呆幹嘛啊!?」上揚的語氣顯然有點懷疑,她也跟著坐在風川若夜旁畔的一個空著的位置上,隻手托腮地歪首覷著他。

這隻狐狸敢情又在打什麼主意了嗎!?他還真的是不浪費他的稱號一絲一毫呢!

瞧著凌希寒對他瞪眼又心疑的模樣,風川若夜抿抿唇,一臉的不愉快,「妳真的很愛跟著我後面跑欸......妳是閒到沒事可做了嗎?」他這串不怎麼認真的抱怨著的話,立即惹來了凌希寒的一記白眼。

「因為你最近真的很奇怪呀!我怕你一不順心就跑去鬧自殺嘛!」凌希寒在話落之後猛翻著白眼。

什麼嘛!她會跟著他也都是關心他欸,卻讓這隻笨狐狸給說成一個看見美男子就跟蹤的變態一樣,哼!早知道她才懶得管他哩!

風川若夜也丟了一記衛生眼給說笑的凌希寒,「是啦是啦!我去自殺,妳也要跟著去跳河囉!誰叫妳這麼愛跟......」眼底掠過一抹笑意,他忍不住又虧了虧她。

凌希寒瞧見了,「你真的是......」綻開一抹秀逸的微笑,凌希寒那張纖白的小臉蛋上竟然微微透著一抹紅光,看得風川若夜目不轉睛地。

噢!原來這小妮子把最好的都藏起來了,他從來沒見過這樣可愛又毫無心機的笑容了,真的......好久了呢!

微瞇著眼,風川若夜瞅著她那抹溫暖的笑,恍神了;這次大概就真的如雷隱塵所說的那樣子,真掉下洞裡去了吧!

而且,還是一個很深很深的坑喔!這真是一個『慘』字了得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