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凌希寒攙進了房裡,再悶悶地看著她背過身離去之後,首次有了去在乎感覺的風川若夜覺得自己此時彆扭極了!

他不敢同她說、也不好意思問她問題,因為他很該死地在意她和那根木頭的事!

啊啊啊啊──他大概是床舖躺瘋了吧!?

這種害怕被人搶走她的心情,他實在無法去理解,而且也沒辦法讓自己停止去思考,讓他開始感到全身不對勁!

可,他對蓉姨不也是這樣的感情嗎!?

風川若夜躺臥在床訥訥地想著,突然驚覺他對凌希寒與對蓉姨的感覺似乎怪怪的......

不,這兩種感情是一點都不一樣的!

還記得當初,他的確是對蓉姨有了那樣戀愛的感覺,但是曾幾何時的,那樣的感情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改變了!

他看到蓉姨的時候不再有心跳不規律的感覺,反而是對她──凌希寒,產生了一種想碰她、想看見她微笑的神奇心情,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猛力地搔著自己一頭柔軟黑髮的風川若夜此時困惑極了,巴不得有人來開點開點他一下,讓他明白這樣的感覺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戀愛』。

啊啊!想不到他此刻也陷入迷惑中了,而且他還是被稱為『鬼見愁』 +『老狐狸』的風川若夜欸!

抿起唇來,風川若夜第一次感受到凌希寒帶給自己太多的『第一次』,但是他並不否認這樣的感覺很新奇有趣!

於是,這麼想著的風川若夜突然覺得事情有點不妙了,若是凌希寒沒有對他一樣的感覺怎麼辦啊!?難不成自己得很辛苦地把她追到手嗎!?可是,如果那樣做的話,他會很累欸!

思索中的風川若夜忍不住搖搖頭;然而,最不可思議的是 :他這隻優雅又有教養的智慧型狐狸竟然看上那種乾扁小女孩!?老天至少給他一個美麗又身材姣美的新娘嘛!

這真是太不人道了!

哦喔!他還是再想個清楚吧!不然他可虧大囉!

正當風川若夜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頭無法回神之時,在一旁,不知道啥時來探望他的雷隱塵已經默默無聲地笑到唇角都合不攏了。

因為他還是第一次見風川狐狸那煩惱的蠢樣子,呵呵!

雖然他覺得看著這樣子的風川若夜也實在是很有趣,但是基於朋友的道義,該提醒他的還是會說上幾句就是了。

忍不住輕咳了幾聲,好拉回風川若夜魂遊四方的神志,雷隱塵立即發現他很順利地就將風川若夜的注意力給吸引過來了。

「我說狐狸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