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希寒悶悶不樂地掛上手機,以往那抹輕鬆的笑容消失了,改以愁眉不展的樣子露出一抹深思,實在是很令人好奇她剛剛究竟在和誰談話、而又說了些什麼事才惹得她一副不開心的模樣。

其實她剛才正好接到老哥凌傲日打來的電話,說是來探探她被派來總部執行的計劃到底已經達到什麼樣的狀態,而她,卻無法對老哥把真相說出口。

她對他動了心。

微蹙起眉,她不知道那隻笨狐狸真正的心意,也不明白他到底對她是個什麼樣的看法,搞不好他一點都沒感覺,對她。

很失落地垂下螓首,凌希寒頓時覺得很灰心,她都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啊!?但是他卻連句話都沒有對她表示。

一時之間,凌希寒希望自己從未對他動心過,因為愛他,實在是好難啊......

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許久沒有回神來的凌希寒也壓根忽略了門外杵了很久的那抹身影,當然也沒聽見雷隱塵伸手敲門的聲響,直到雷隱塵踱進門裡來找她的時候,低眸望見她那副不知為何垂頭喪氣的表情,當場讓他啼笑皆非。

原以為他的幾句提醒會對那隻狐狸產生什麼效用的,沒想到那隻狐狸還真的是很不坦率,他應該什麼也沒對她說吧!

雷隱塵抿唇,只好再次動手敲了幾下門板,好讓她知道他的存在,當門板那道清脆的撞擊聲音傳到凌希寒耳畔的同時,凌希寒也剛好回過眸子來了。

「嗨!」同門外訪客打招呼的她故作輕快地喊了聲,轉著有神的眸子,望著雷隱塵難得自己主動前來找她,因為狐狸老是說他不茍言笑、不愛親近人的,看來事實也並不完全如此嘛!

雷隱塵狐疑地瞟向她,她的反應跟那隻狐狸真的很相似,若不是性別不一,他大概會以為他們其實是雙胞胎,只因為沒人可以這樣相像的。

「妳可以去看看他吧!?他最近好像怪怪的......」雷隱塵指的是風川若夜,據他的觀察,那小子整日沉著一張俊臉,話少了也不下樓了,因此,他怕風川那個笨小子太勉強自己,會產生一些不良的後果。

愛就愛、不愛就不愛啊,這樣不是很簡單嗎!?他搞不懂風川若夜為何對異性這樣排斥......不!應該說是對『愛情』產生排斥......

凌希寒聽得一愣一愣的,「他勉強自己!?」怎麼可能!

「他呀,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對妳的感覺!」雷隱塵歎息,在她面前坐下來。

凌希寒覺得奇怪地歪首問道:「這是什麼意思!?」懵懂地反問著,雷隱塵看來是似乎是想和她促膝長談的樣子。

聞言的雷隱塵忍不住翻翻白眼,老天!這兩人的遲鈍還真像!

「他喜歡上妳了,而他那個白癡卻還不知道!」

「咦──!?」凌希寒的這個表情已經不是驚訝了,而是像見鬼了般地瞪大雙眼,瞬間激動地直起了腰,那副驚嚇的樣子令雷隱塵登時哭笑不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