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風川若夜的房間之後,凌希寒獨自步下樓來,只見她面上帶著一抹風暴,而且只要是明眼人一看就曉得她的心情大概不是很好,但是只有不怕死又鈍到無以復加的龍逍遙敢靠近她。

「咦!?妳沒跟那隻狐狸在一起喔!?他現在不是因為沒節制地使用了自己的特殊能力,所以暫時無法動彈嗎,妳怎麼不去照顧一下!?」不懂看人臉色說話的龍逍遙還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白癡到極點,他的一串話就讓圍在他身邊的龍君靈、尹君洛和雷隱塵都暗暗地替他默禱,希望他不要被冰山給凍傷才好......

凌希寒一聽到那隻狐狸她就有氣;那隻白癡狐狸,她都已經表示得很明白啦!他幹什麼裝不懂!?真是氣煞她了!可惡!

所以她的心情現在差得很,又偏偏是龍逍遙這個笨傢伙來招惹她,還說起她現在最忌諱的名字,惹到她就算他倒楣好了!

「我說逍遙哥......」她以咬牙切齒的聲音喚道:「不想看火山爆發就閃遠點,免得岩漿不小心會噴到你那張俊美的臉上,順帶毀容哦!?」凌希寒這句威脅似的軟聲和一臉無害笑容都讓大廳裡的人感到一陣的毛骨悚然。

天呀!她似乎要比那隻狡獪的狐狸還難對付......

聞言的龍逍遙已經害怕地躲到雷隱塵身後尋求保護了,但是很顯然的,人家並不願意當他的替死鬼加擋箭牌,硬是要把他從自己身後扯出來。

「真沒兄弟愛......」龍逍遙隱忍起害怕,忍不住啟口咕噥著。

雷隱塵睨了龍逍遙一眼,那抹眼神好像在說:以前我碰到危險你不也都是第一個和我劃清界線的人!?

龍逍遙馬上意會地搔搔頭,默認了;而此時,龍君靈因為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而信步踱離了大廳,結果,總部在沒了他的搞笑之後,突然又冷清了起來,而更是沒人敢靠近凌希寒半步了。

因為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陣陣冰冷氣息實在是很嚇人,那種感覺彷如是當年才剛進來總部的雷隱塵那般。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那隻狐狸是不會傷害喜歡的人的.......」一口氣說這麼多個字的雷隱塵只為了開解一下凌希寒,順便解決一下寒害,但是他的這些話也當場對著大家造成了一股不小的震撼。

「哇......天要下紅雨囉!?」龍逍遙驚訝地說著。

「太陽打從西邊出現了......」很配合的尹君洛也十分打趣地將手放在額上,馬上做出一副遠望的樣子。

雷隱塵翻著白眼瞄向自得其樂的兩人。

凌希寒就著他的話,沉思起來;是啊!那隻狐狸壞歸壞,但是他從未做過壞事,他其實是個外冷內熱又害怕孤獨的人,就因為自己給不起,所以逃避,而她太清楚不過了。

因為......他就好像是她的翻版一樣,總是以笑容拒絕一切,孩子氣地看待每件事;這樣天真,他怎麼可能讓別人傷心、難過呢!?

「去看看他吧!?」雷隱塵輕揚嘴角,笑容依稀;覷著凌希寒一邊想著他的話,眼珠子也隨著轉了轉的模樣。

她想要再試一次看看,畢竟,他是她第一個敢說出『喜歡』的那個人。

而後,她對著雷隱塵綻出一抹漂亮的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