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式神──貓又" 卷 4




該來的總會來,該發生的事情也會依舊發生。

鎮上的糧食終究還是在每天的消耗之下給吃完了。

沒有食物食用的鎮民們就開始宰雞宰鴨的,連嗣養的小動物們也都不放過地吃個精光。

沒有任何的辦法呀......

鎮民們將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了,在沒有食物能填肚的狀況下,只好退一步地再去想其他辦法,因此,他們宰殺了所有能吃的生命...。
但是─

這也只能阻止燃眉之急罷了。

若來年還是無法收成,這個惡況仍然會一直持續下去的。

冬季,寒冷的風無情地吹著,颳過了已乾涸的河床,颳過了種植不出穀物的田地,淒淒冷冷。

◎◎◎

一個月之後,即將接近年尾,這時候的眾人應該是高高興興地準備要迎接新年的來到,但在這個小鎮上卻完全見不著一絲的生氣。

死氣逐漸蔓延,鎮上瀰漫著一片瘴氣,鎮民們個個人銷骨立,臉頰凹陷、雙眼無神。

因為饑餓已經奪去太多的生命,所以鎮民們的臉上看不見以往的笑容,在這樣颳著寒風的日子裡,又有一個鎮民因為受不住饑腸轆轆而選擇了投井自殺......

當然,那是一口乾枯了一段時間的水井。

鎮民們一聽見有人投井的聲音後就一群地圍了過來,眾人七手八腳地找來繩子,將屍體提了上來,別以為他們是如此地好心......

他們將屍體吊了上來之後,眾人展開一陣的爭奪戰......。

爭奪那剛剛死去的屍體與血肉......

「那隻腿是我的......」一名眼窩凹陷的男子護這自己搶來的戰利品嘶啞大吼,剛自屍體上割下的腿肉還兀自滴著混濁的鮮血,只是那血似乎滴沒多久就乾掉了。

「那我要那隻手臂......」另個村婦這麼吼叫,拿起手中那收割麥穗的鐮刀就揮下──

眾人你爭我奪,割下的肉塊有的半路遭劫,爭奪食物的鎮民們殺得眼睛血紅,在這期間又死了好幾個人......

而,小男童一臉恐懼地抱著黑貓躲在牆邊不敢出聲,沒有食物可填肚的營養不良與駭異非常的臉龐已經失去了血色......

血色盈滿整片的天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