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鬼婆婆” 卷 4





晴明邸的深夜。

沒有半點星光,晴明邸窄廊上點著了幾盞的燭光,陰陽師半靠著窄廊上那直立的木柱呵呵直笑,小小姐已經因為疲倦而睡在陰陽師的式─蜜蟲的膝上,那樣恰似母親的溫暖教小小姐不願醒來,清秀的小臉上泛著甜甜的微笑,也教陰陽師捨不得喚醒她。

但是她的養父可沒有這種的憐惜心情,正當他打了個大呵欠後,便想伸出手搖醒小小姐的狀況下被陰陽師以扇襲手,敲疼了他的黝黑的大手,讓這男人不高興地回瞪陰陽師,在發現是陰陽師襲擊他之後,不敢造次地收回大手。

「噓~~別吵醒她......」陰陽師微笑,小小姐會熟睡是因為她喝了那杯茶水。

那男人憶及他是來求助的一方。

因此,他只好訕訕地摸著鼻子認栽。

不一會兒,男人又再打了個大呵欠,跟著他也睡去了,陰陽師獨自清醒地對著父女倆露出一抹微笑......

接著,陰陽師解了他家的結界,等待著那位鬼婆婆的到來。

迷離的夜空下頓時泛起一陣冷風,晴明邸的大門在過了許久後才被一雙手推開,走進門的是一位年老的女人,看來她便是那位在夢中虐待男人的鬼婆了。

陰陽師微笑地闔上扇子,對著她笑得十分親切,「您找誰呢?」

鬼婆不語地踱近陰陽師與倆父女所在的窄廊邊,用手指著那個已然入睡的男人,「陰陽師,我找的人是他......」陰森的眸光還瞥見了一旁的式與小小姐,剎那間,鬼婆似乎愣了一下,然後悄然露出一抹連陰陽師都看得出的慈愛。

陰陽師的笑容更大了,「您請吧......」隨後就看著鬼婆在他悄然允諾下動手搖著睡去的男人,男人經她這樣一晃動便幽幽地醒了過來,睜開雙眼一看卻是鬼婆時,這男人倒抽了口涼氣。

「妳──妳......救......」眸光瞥向一臉笑容卻沒有動作的陰陽師,「救我啊──」

陰陽師搖頭,「她說她跟你的仇可大了......死者為上,我不能插手......」

眼見陰陽師見死不救的男人欲哭無淚,口出咒罵之際又看著鬼婆已經執著長鞭朝他逼近了......

「不要......不要啊......不要......」男人怕死地退後,鬼婆幽森的目光死纏著他不放......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