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馴虎計” 卷 6




陰陽師一聽見那道吼聲震天的叫喚之後,露出了一朵微笑,回眸,眸底漾滿了水光。

「你也睡太久了吧......博雅......」陰陽師還有心情開玩笑地揚起唇線,微笑,呆武士則是呆愣著傻眼,這人!

都有生命危險了還是一臉的嘻皮笑臉、滿臉不在乎的模樣!

「你這呆子!晴明!」博雅終究懂得什麼叫做『真正的害怕』了,因為他一見到晴明被白虎壓住而不得動彈,他竟然四肢發冷了起來,深怕晴明有個什麼萬一。

「你不要動啊......」博雅小心翼翼地使自己的視線不移開晴明與白虎的身上,亦步亦趨地想趁機靠近他們,奈何被白虎識破了他的盤算,吼了起來。

「嗚──吼──吼──!」白虎瞪著瞠大的雙目瞅著博雅不放,一隻爪子拍向陰陽師的肩,突如其來的疼痛和博雅發出的怒犼聲音襲上他的每根神經。

「晴明──」博雅的冷汗流了滿額,怎麼辦!?

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他完全拿不定主意啊......再拖下去,晴明肯定有危險......

望著晴明的右手似乎滲出點點的血絲,染紅了原本溼透的白色衣袖,博雅隨之一驚,瞠目。

難道......晴明受傷了嗎!?

陰陽師看著博雅呆愣地望著他的手臂出神,就知道他發現了他的傷口,於是他一咬唇,趁著白虎與博雅對峙時,用左手擲出了懷裡的葉二。

「接著──博雅!」

呆武士望著滾到自己前方的葉二,不明白地拾起它來,抬起頭看向被白虎發現他的動作而又將晴明壓得緊緊的,「要......做什麼!?」

「快吹......博雅......」陰陽師無力地喘著氣息,抬起沒受傷的左手就要唸咒。

「喔、喔......」

博雅被晴明這樣一喊,只得照辦,他拿起葉二便開始就口吹起一道又一道美妙的旋律,這旋律隨著石洞中的滴答雨聲、風兒的呼呼吹過而襲上大地,與穹蒼一同,滑過樹梢,溜過山澗小溪,再融於夜色裡頭......

萬物都被催眠了,被笛音完全擄獲。

連洞中的白虎也是,牠安靜乖巧地趴臥在石洞裡,爪子鬆了開,陰陽師獲得了自由後便開始隨著博雅的笛音融入他的咒語。

白虎受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