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鬼夜叉 5



望著蜜蟲被捲開的陰陽師神色一凜地自懷中掏出一張符咒,然後便閉著眼、疾聲誦咒起來,博雅在一旁謹慎地拿著陰陽師在剛上牛車前時候遞給他的護符,並且按照陰陽師的交代繼續保持沉默,他以袖掩住半張臉地擋著這陣奇怪的大風吹襲,耳際聽著晴明喃喃唸咒的平和嗓音的博雅在沒過多久後便發現大風與誦咒聲突然間停了下來。

因此,好奇的他慢慢地垂下手來,露出一雙疑惑的眼睛仔細往四處瞧著,只見一抹靜謐四漫,陰陽師一臉的屏氣凝神,以扇掩面的他仍舊站在原地。

”晴明...他不要緊吧?”博雅睜大著眼,望著擋於前方的那抹白色人影,於心底輕問。

「不用擔心...我們很好。」

陰陽師淺淺微笑著,沒有回頭,博雅一聽之後才恍然大悟。

”對喔!蜜蟲人呢!?”

狐疑的博雅是舉目四望,就在陰陽師身後的柳樹下發現了蜜蟲的纖麗身影,似乎是晴明不讓她涉險地要她避至一邊聽令,蜜蟲的臉上帶著一抹憂思地望向他們的方向來,應該是在擔憂陰陽師主人與武士。

正當博雅沉思之時,陰陽師眼見自己前方的不遠處正緩緩地踱來一抹奇怪的影子,於是把鳳眼一瞇,於夜裡輕聲:「來了...」

博雅一驚地趕緊回頭,”晴明!”

陰陽師凝目遠望去,一種奇怪的生物正往他們的方向衝來。

牠有獅首與人的四肢,粗暴的面貌與長長似鬼物的獠牙,嘴唇還下垂著,看得陰陽師頻頻蹙著細眉,而博雅是大氣不敢吭一聲地安靜下來。

遠方後的蜜蟲一攏衣袖,可愛的面龐滿是懼怕的神情,待她想起腳上前踏步之時,陰陽師卻隔著幾丈的距離說了這麼一句話:「蜜蟲,不要過來...」

「主人...」蜜蟲憂心忡忡地喃唸著,那往前的腳步在聽完主人的命令後,遂為難地停止了。

陰陽師已經望著那隻妖物來到他的面前,然後,所有的一切怪現象也跟著停止,那妖物於是對著陰陽師吐了一口氣。
「為什麼...你居然沒有跑...?」疑惑地歪著獅首的妖物咬著雪白尖牙,張著大口說。

陰陽師微微淺笑,「噢?因為我又跑不掉,所以我乾脆不跑了...」陰陽師撇著唇角如是答。

一旁的博雅在聽完陰陽師的回答後一個無力地垂身,拜託...原來晴明看見妖物不跑,是嫌麻煩呀!?

妖物點頭,「我沒看過人類還有跟你一樣這麼與眾不同的,不過...仔細一看來,你好像很好吃...」說著,打開了大口後便伸出長長又腥紅的舌尖,那口裡散出的隱約似屍臭的氣味使得陰陽師微微皺眉。

攤開扇面、以扇半遮臉的陰陽師呵呵笑,「喔?你要吃我?」

「要吃!因為你看來很好下肚,也很美味...」

「如果我不肯呢?」呵呵笑著的陰陽師把扇柄一闔,擱於下頷地笑得美麗。

妖物瞪住陰陽師一會兒,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上去地一個壓上陰陽師的身,雙足踏踩在陰陽師的胸口上,開始對著陰陽師施妖法:「看著我...你會願意成為我的食物的!我要扯光你的手與腳、叼出你的內臟、喝你的血...太生氣了!你只是區區人類...」

沒一會兒,陰陽師的瞳眸隨著妖物不斷覆述的話成為所施下的”咒”而漸漸黯淡...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