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凌希寒的房外回到自己的房門內裡,風川若夜死死地攢著眉峰,心底的情緒瞬間糾結成一團,滿心堆積起的莫名情緒令他煩躁地在沙發上翻躺著,還一邊逸出句句歎息。

就是剛才凌希寒自己爆出的那些內幕情緒,他只覺得胸口好悶。

還記得前些天凌希寒同他說過“她喜歡他”的那件事情,總覺得她應該是開玩笑來耍弄他玩的罷了,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偷偷希望那是真的。

噢!難不成他是腦袋壞了嗎!?

微皺著眉頭的風川若夜拿過自己一向信任的牌,在桌前恍惚地洗起牌,等到他從迷惑中微微清醒的同時間,桌上排列好的牌面傳遞給他的訊息竟然讓他微然吃了一驚。

『愚者』、『月亮』、『情人』、『死神』!

這是一組“重頭再來”的牌,暗地裡的示意讓風川若夜忍不住微撇嘴,意笑幾不可聞地輕輕躍上了唇角。

啊......看來是應該要完全解脫的時刻了,只是......欸,總覺得有絲捨不得的情感啊!

有好半天都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風川若夜微抿著唇瓣,沒想見,這時正好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音,馬上就將他驚回神來了;當他回眸的剎那,竟見到了大門外頭探進了一張臉,那正是帶著一臉不捨的凌希寒。

他的......狡兔小姐!

只不過她小臉上的那抹失意讓他很是介意;不過,該來的躲不掉,也罷!

微歎息著的風川若夜略微垂眸,刻意淡道:「進來吧!」然後,在抬眼的同時,他又瞬間換上那張伴了他很久的笑顏。

「我有事想同你說......」凌希寒在心底微嘆息,他還是沒變地對她露出那抹似敷衍、似真意的微笑,原來......

在他的心中,她並不是最特別的那個人。

有點失意地瞅著風川若夜擺出一副正認真聽她說出下文的臉龐,凌希寒知道她必須做下決斷了,因為同他耗著也只是浪費時間,不如多點時間來治療她的情傷吧!

縱使風川不接受她,她還是希望他過得好,只是......苦的人是她。

但是,為了雙方好,就此打住吧!她想。

勉強地露出一抹笑意的凌希寒面露歉疚地說:「我今天來只是告訴你一聲,我要回凌雲門去了,而,總部會再派下一位替代我的成員過來......」瞳裡的盈盈水光向風川若夜示意她是說真的。

初初得到這個訊息,詫異讓風川若夜因而繞高了眉峰,訝然地揚聲:「什麼!?這個凌傲日到底是在打什麼主意啊!?」微怒的風川若夜難以接受地將拳頭一擊打上桌沿邊,還因此嚇到了凌希寒。

呃,好像沒人跟她說過,狐狸居然也有發飆生氣的時候呢......

她微微咋舌,「我哥他說......有其他的任務需要我。」凌希寒怕怕地小聲輕道,就怕再度惹火了怒火狂獅,因為發飆的風川會做出什麼事來還很難說哩!

「那他的意思是說他可以這樣說玩就玩、說撤就撤囉!?」那張似閻王般的黑臉端近凌希寒,驚得她一陣全身泛冷、毛骨悚然,頓時讓她直打哆嗦地緩慢搖頭否認。

看見風川那張臉有愈來愈黑的趨勢,凌希寒勉強自己開口替老哥脫罪來了:「呃,風川啊......你不要生氣、且慢抓狂啊!我哥他也是上頭......」沒料到,她的話根本還沒說完,就讓突然一聲雷公聲打在頭上,把她嚇得顫抖抖加欲哭無淚。

「妳不要再替他辯解了!」風川若夜笑著一張詭譎至極的俊臉,一腳踱出門外,打算去找總部的最高負責人,雲幻塵理論。

因為他的一句話,他就必須乖乖地帶新人!?因為他的一個決定,他就得乖乖卸下保母的責任!?

最後,他還要因為他的一句『我不玩了』,他就得乖乖回到以前那個沒有人會和他一起整人當娛樂的日子!?

噢!他不!這次,他真的火了......

而且是──非、常、火!

望著他飆走的背影的凌希寒傻眼,這......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