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鬼夜叉 6 終



博雅見前方的陰陽師被夜叉給一腳踩於腳下的失神與呼吸困難模樣而焦急地垂下手來就想要踏上前去,伸手摸上自己繫於腰間的太刀的博雅一臉著急,正想呼出陰陽師的名字時,他又忽然間間憶及了自己答應晴明,不論在何種情況下,絕不出聲的事。

可是...這次是有關晴明的安危啊!

博雅冒著滿額的冷汗,握緊了刀鞘的手緊了又緊地,隻手捂住嘴而不敢聲張的無能為力使他大皺其眉,模樣狼狽至極。

不行...

就在博雅如此想的此時,博雅發現自己的衣袖邊緣讓身旁的蜜蟲一個拉扯住了而無法動彈,他只能回眸望著蜜蟲望著自己咬著牙根的忍耐表情而為難搖首制止他那已經踏出原地半步的步伐。

眸光清澈又坦然的蜜蟲仰首望著博雅,垂著唇角的她對上博雅似在隱忍什麼的臉色輕緩地搖搖頭,”不行,博雅大人...”

的確...是他自己答應了晴明絕對不插手的...
咬牙後悔的博雅無奈著。

最後,博雅一臉鐵青地頹然鬆開握緊太刀的手,撇首不看蜜蟲了,卻也不再移動自己的腳步,終於使得蜜蟲鬆了一口氣地微笑,往主人與妖物對峙的方向望去。

陰陽師被妖物施咒催眠了,瞳裡的精光消失不見後只剩下那毫不反抗的順應,陰陽師將手垂在身側,臉上卻是一片面無表情的默然,正當妖物呵呵笑著低下獅頭、張大嘴對住陰陽師的胸口之時──

蜜蟲掩住臉。

就在這一瞬間的,陰陽師原本被迷惑的心神卻再度甦醒過來,只見他抬起手來結著手印,然後喃喃誦咒。

夜叉聽了之後便忍不住地昂首揚聲嚎叫,「嗚吼吼──你這狡猾的人類!嗚吼吼吼──是陰陽師...你是陰陽師...」

一旁的博雅在聽見妖物的痛叫聲後便連忙回過頭來,與蜜蟲相視一眼後,挪步靠近了他們,並且驚訝地看著這一幕。

陰陽師面露微笑地半支起起身來揚扇唸咒,笑望著夜叉已經離開他的身軀、現在正因為他唇邊所喃唸著的那串”孔雀明王咒”而痛苦地扭著龐大身體、不住地翻滾著,淒聲痛號。

陰陽師自地上爬了起來之後,撇唇:「綁起來!綁起來!把牠綁起來...」

「嗚啊啊啊───」

於是,夜叉於陰陽師所唸的一長串降魔伏妖的咒語之下,變成了一股黑煙消散於夜裡的大路上...

「結束了...」陰陽師望著地面上瞬間消失無蹤的黑氣,一邊搖扇、一邊揚起潤紅的唇瓣,露出一抹笑容。

◎◎◎

解決了事件之後的晴明邸。

夜色仍舊溫潤的黑,沒有月光照耀、只點了幾盞微弱的燈火的廊下坐著兩個人,一個是陰陽師,另一個是武士。

兩人正在飲酒。

自大路上回來後的武士就一直很沉默,就這樣一直與陰陽師沉默相對坐著飲酒,「喂...晴明...」終於地,一直無言地盯住自己那端捧酒碟子的手的博雅啟口。

陰陽師回眸,「終於肯開口了?」

博雅輕吟一聲,隨即把怨責的眸光瞪向陰陽師,「你為什麼老是這樣!?」

「我哪樣了?博雅...」正低垂著首的陰陽師狀似輕描淡寫的神態,好像不太想認真回答博雅的問題,博雅當然發現了陰陽師的心不在焉,於是怒氣沖沖地瞪向陰陽師,怒言。

「看著我!晴明!」博雅怒道,他的怒氣使得陰陽師被迫與他對視著,然後看著陰陽師露出一抹苦笑,「其實你很狡猾,晴明。為什麼我老是要你保護!?為什麼老是這樣坦護我!?在牛車上時你就應該已經知道接下來會那樣了吧!?」

陰陽師歎息地搖搖首,抬眸,「博雅,我不想你因為我的事情而捲入...」

「但是你已經把我捲入了啊!」博雅怒聲反駁,從他的眼底只看得見單純的忿忿不平與怒氣,「還記得我是你朋友吧!?是朋友的話,我當然會擔心你的安危啊!而你卻這樣什麼事都自己做決定...」將胸口的怒火一股腦兒發洩出來的博雅吼到最後已經沒力再反駁了。

「我很抱歉,博雅...」陰陽師垂下眼睫,抿唇。

「晴明,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希望你在做任何決定時先跟我商量,可以嗎!?」

「...」

「因為晴明你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啊!」博雅抓著頭,訥訥道。

「博雅...你真是個好人...」歎息間的陰陽師閉眼輕喃,唇角卻微微揚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