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式神──貓又" 卷 5/終回




保憲自遙想中回神來,不意外地看見博雅一臉的青白和陰陽師那張面無表情的絕麗臉龐,似乎,陰陽師以為那是件十分不足以為奇的小事。

此時,那盛在酒碟中的酒冷了,下酒菜也褪去了溫熱,陰陽師只覺得可惜地舉起酒碟,啜了一口酒液。

果然陰陽師是冷血無情的吧!?

要不,為何安倍晴明在聽聞完此事、保憲的敘述後竟然還是面不改色的那副模樣、而且還是悠哉地喝著酒,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呢!?

賀茂保憲敢說自己一點都不了解他,陰陽師──安倍晴明。

源博雅震撼地掩住臉,心底正在消化保憲的訴說,邊回想剛才保憲大人所說的種種情形,頓時間,一股不適立即湧上心頭。

想吐又吐不出來的博雅讓氣氛更是沉重了。

陰陽師邊瞥著呆武士的怪模樣與臉色,他認為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因為人總是在互相地競爭與殘殺。

從以前到現在。

除卻這件事外,在朝上、人與人之間,都是如此的!

早就看透了的陰陽師當然不覺得奇怪。

晴明邸的寒風自三人沉默的身邊呼嘯而過,空氣裡流盪著的是不可思議與淡淡的難言,最後,還是賀茂保憲開口說話。

「知道他們後來是如何脫離困境的嗎!?」

博雅凝重地搖著頭,陰陽師好像不太在意結局般地只是瞥了眼保憲。

「他們因為沒有糧食可吃,最後只能交換彼此的小孩,易子而食......」保憲空洞著聲音說著,一雙眼彷彿看見了當時的景況而略微迷離,唇角下垂著,話裡帶著陣陣刺骨冷意。

博雅不敢置信,幾度發不出聲音來,陰陽師遍喝完了剩餘的酒,感覺冰涼的酒液滑過自己的喉嚨,好乾!

「這......這實在......」博雅頓時紅了眼眶。

眼見富有同情心的呆武士就要哭了,陰陽師赫然地開口,承襲了保憲話中的冰冷,道:「雖然殘酷......但是,那正是人類的求生意志......」陰陽師將話說得很明白。

人類為了生存,為了要自己活下去,可以不擇手段。

「可是,晴明啊,這個環境也還是要負一點的責任!當他們連食物都沒得吃的狀況下,平安京的貴族卻夜夜笙歌、不醉不歸啊...」保憲提醒道。

話畢,三人只得同意地沉默了。

「貓又......是在牠慘遭人類毒手後,那男孩斷氣前交給我的,要我替牠找個能安睡的地方......」保憲輕語,看著懷中的貓又睜開了眼瞪著他,好像在責備他太多話了般。

「是我招回了牠的魂......」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