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式神──貓又" 卷 1




晴明邸之上是朗朗的晴空。

雖是春季,但是由於是初春的關係,大雪初融的這個時候也已經寒中帶暖了,晴明邸的梅花盡落,只餘梅枝,有時還能看見許多綠芽自雪地裡頭冒出頭來。

春天,是詩人的季節。

這天,保憲騎著他的專用式神──貓又來訪晴明邸。

原本,陰陽師是打算出門去的,但是臨時又改變了主意,他要蜜蟲親自去通知武士好友,源博雅,好像是想要替自己的宅邸多加些人氣,待陰陽師的師兄─賀茂保憲來訪後,三人齊聚窄廊上談天撫琴。

撫琴的人當然是源博雅本人,他素來擅長各種樂器,是以,陰陽師便要他替他們演奏了一曲,頓時,晴明邸內傳出陣陣悠揚的美妙琴音,晴明更在廊腳下放置了一爐的薰香,使得三人都沐浴在琴音與天竺葵的香味中難以回神。

一曲罷了之後,源博雅聽著兩人不約而同的讚揚聲,又不客氣地臉紅了:「獻醜了......其實晴明的琴也彈得不錯!」

害羞的武士退至一旁,連忙道出晴明也學過雅樂,而且他彈出的音色意境悠遠、讓人彷彿錯身在一片飄然白霧中,令人難以捉摸的音色是任誰都彈不出來的。

保憲這才將目光移往多才多藝的小師弟,安倍晴明,可是,陰陽師僅是笑了笑,並不置任何一句話或是乾脆出言推託。

「欸~~你彈一曲如何!?我也想聽聽博雅大人說的那美妙音色......」保憲微笑托腮,今天他就是打算來晴明邸混上一天的,因為這兒給他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

陰陽師見師兄說話了,再推諉似乎說不過去,他踱近琴邊,接著坐了下來,將那雙修長的纖手一揚,將衣袖一角塞入腰間,便開始撫琴,一時間,那錚然的音樂一揚,兩人凝神細聽了起來。

其間,陰陽師隨著琴音或肅或笑,眼角微勾,唇瓣微啟的模樣,還是教人猜想不出那段時間他究竟在思考些什麼,直到晴明一曲罷了,退到一邊,保憲與博雅回神,晴明這才露出微笑:「比不上你們的。」

保憲努努嘴,像個小孩:「晴明老愛說反話,覺得是吧!?博雅大人......」看著源博雅也同意地點頭。

陰陽師掩袖不語。

「呵呵~~晴明啊,你就是這樣不乾脆也不坦白呢......」保憲朝晴明眨眼,望了懷中那扭著身軀的式神,貓又探出了貓首,大眼骨碌碌地轉動著,晴明微笑地看著,邊招來了蜜蟲送上了酒。

「欸~~先喝他幾杯吧......」晴明令蜜蟲倒著酒,奇怪地看著保憲看了蜜蟲一眼。

說起來,蜜蟲算是晴明的專用式了吧......唔~~就等於是他與貓又一樣。

「欸~~想不想聽貓又是如何成為我的式呢!?」精神一來的保憲突然道。

「您要說嗎?」博雅好奇地問,瞥了眼正在微笑的晴明。

「是這樣的......」保憲不管有沒有人答"是",逕自說了起來,「這要自我還是陰陽師時說起吧......」

保憲開始回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