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芍藥姬 1



浮雲流過天際。

微風送暖,初夏的大地一片明亮與欣欣向榮。

穹蒼上的烈日已經恍如盛夏那般的光熱,道道耀眼刺目的光束直直射下,雲層也都因為陽光的光芒而染上一塊一塊的亮眼的光團;翠綠的樹木繁茂、鳥兒飛越過樹梢與枝頭,草叢間偶飛的蝶兒翩翩起舞,一條緩緩流動的水正發出淙淙水聲。

平安京的初夏顯得特別得有活力。

內親王府邸的女主人,靜‧內親王是當今天皇的姐妹。

不過,聽說內親王於三天前便一睡不醒,擔憂她的安危的天皇還親自到府邸裡探視她,並且在知道內親王身上所發生的怪事之時便緊急地回到皇宮,當夜便夜召了與平安京第一陰陽師‧安倍晴明交好的武士─源博雅進宮面聖。

聽了內親王府的貼身女侍說了內親王最近的怪異行為的天皇於是把事件同源博雅說了個清楚後,便要他隔日去”土御門小路”上頭找來陰陽師‧安倍晴明,一同想想解決的方法。

於是,承接了天皇的密喻的源博雅不敢大意,按照了天皇的意旨於面聖的隔日到了”土御門小路”上的『安倍晴明邸』去拜訪。

最後,源博雅把由天皇口中的整件事情與來龍去脈都與陰陽師說完了,只是,一直沒有發言的陰陽師的唇角在聽畢之後遂微微揚起,看得博雅實在有點弄不懂了。

「喂,晴明啊,你不要光只是笑啊...天皇很著急靜‧內親王的病情啊...」源博雅與陰陽師端坐在晴明邸的窄廊上,一邊吹著舒適的微風、一邊下棋。

然而,陰陽師只專注地盯著博雅把黑棋子下在棋盤上的某個角,然後闔上扇柄微笑了,「喔!」微噘起潤紅的丹唇的陰陽師突然地發出這麼一個輕呼,使得博雅回過神來、抬起不滿的眸光瞪住他。

「晴明!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啊...?」似抱怨又似輕喃的語句在博雅唇邊晃盪著。

「你下錯地方了唷...」隨著陰陽師”咯、咯、咯”地掩扇輕笑了幾聲,博雅終於怒鼓起了雙頰地拋離了手中的黑棋。

「晴明!」博雅忿忿地鼓頰、怒瞪。

陰陽師忍不住地噘起唇瓣,輕晃著手中的流金扇面後抬首,「就知道”那男人”只會做些破壞我興緻的事情來...」不悅地嘟嚷著的陰陽師以扇掩面,鳳眼微瞇,「反正就是一定要我去就是了...」

博雅雙手環胸,溫潤的眸不確定地瞇了瞇,「喂...晴明,你說的”那男人”是誰啊!?」沉聲威脅的語氣雖然看似嚴厲,但是陰陽師並不把他的態度放在心上地笑了出來。

「就是”那男人”呀!」陰陽師歪首地支著頤,而後撇唇甜笑。

博雅怒吼,「晴明!不是要你不要再叫天皇”那男人”了嗎!?」

被逗得哈哈大笑的陰陽師捧腹,「哈哈哈哈...博雅,我又沒說那就是他嘛!」

「少來!你明明就是指天皇!你的老毛病再不改的話,總有一天你會害了自己!」博雅怒瞠著眼,大大地吐了一口氣,不高興地撇頭。

「別生氣,博雅。」陰陽師斂起大笑,轉而露出甜甜的酒窩,哄言道:「這樣好了,我們明晚再去,行吧!?」

「這還差不多...」

眼見博雅終於消氣,陰陽師於是露出一抹微笑,道:「蜜蟲...」

只見陰陽師的話尾還沒降下的那時間,隨著他的那聲輕喚,不一會兒便自廚房裡頭走出一名身穿十二單的美麗女子,是陰陽師所使的式神‧蜜蟲。

「來了,晴明大人、博雅大人...」蜜蟲的頰畔綻出可愛的笑花,並且在博雅訝異的眸光下迎上前來。

「原來妳在啊?蜜蟲...」

「是的。」蜜蟲微笑地靠近他們,斟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