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15/最終回



夜,降臨、夜,無聲無息而來、夜,悄然安靜地掩蓋了白日,在樹梢出現、夜,拜訪了晴明邸。

晴明邸的院落依舊是那有如荒山野嶺,各種花兒開放的無聲夜晚,伴著窄廊上默不作聲的三人,說有多靜謐就有多靜謐。

寂靜中,花兒紛紛吐露著誘人的芳香。

廊上的酒杯與下酒菜擱了一地,晴明邸的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悠然地臥躺於廊板上頭,他的面前是武士好友與對手道滿大人。

三人各有心事地一陣沉默著,誰都沒有開口,陰陽師安逸地仰躺著,鳳眼微瞇地享受著這股夜的寧靜,邊笑看著院中的扶疏花木,望著杜鵑花開。

這名武士即是源博雅,陰陽師的知心友人,他望著天上那閃爍著光亮的星子歎息了,還記得早上回到了晴明邸後的感覺就像是做完了好長的一段夢、或是走完一段很長遠的路般疲倦,那種不踏實的感受很難以一句話來解釋清楚的。

一如往常安靜的晴明邸忽然給了他一個錯覺,彷彿他才剛自自己的夢裡頭清醒過來,而他與晴明一路上想辦法解除了四神的封印的那段險程只是他的南柯一夢罷了......

武士神色複雜地抿唇。

相較的,道滿可是不認為這一切都是夢,因為他還與自己的師弟打了賭,而且也因為陰陽師順利地解除了四神的封印而贏了道磨,想必此刻的道磨必是恨得牙癢癢的吧!

道滿輕聲咕噥著,不知道道磨會不會乖乖地遵守與他的賭約,從此不再找安倍晴明的麻煩回播磨國去。

未來的事又有誰能確定呢......反正他與安倍晴明沒分出個高下,他是不會死心的。

陰陽師臉面帶笑地微瞥了武士與道滿一眼,並不打算啟口打破這個寂靜無聲的美麗夜晚。

但是,一向有話卻都藏不住的武士就突然地開口說了一句話。
「晴明......」

武士的一句輕呼使得道滿將目光扔向他,陰陽師也望了他一眼,等他把話說完。

「這種感覺好像不太真實啊......明明今早的我們還在解除平安京的危難......」武士似乎很困擾地抓著頭,這種快與現實混淆的真實事件讓他很難說服自己去相信。

陰陽師笑了,無聲息地微笑了。「博雅呀,事實就是事實啊!」

「就算你認為那再怎麼荒謬卻都還是事實啊!愣小子......」道滿輕喟一聲。

「可是......」武士還有疑問。

「一般人所不相信的,大部份全是真相。」陰陽師說得玄詭,朱唇帶笑,面容安祥地斜臥著。

武士很難理解地搖頭晃腦,「什麼跟什麼啊!晴明,你又在耍我對不對!?」他的質問聲與不信任的眸光都教道滿與陰陽師放聲哈哈大笑。

「嘖!」武士不甘被嘲笑地努著嘴,「反正平安京保住了就好,這樣我才能跟你們一起喝酒啊......」武士想了開,咧著笑。

「唔,說得好啊!愣小子......」

陰陽師不言地微笑著,揮著手中的扇子,笑得燦爛。

「小子啊!吾人突然想聽你吹上一曲......」道滿這麼說著的同時還瞥了眼陰陽師,待他點頭也同意的時候,博雅的唇已經貼上了葉二。

一時之間,一道美妙悠然的旋律即時流轉於晴明邸內,伴著陰陽師沉默的閉眼凝聽與道滿滿足讚嘆的點頭應和。

“不管多少事、多少年,我們都願意一起走過......”

博雅的笛音這麼訴說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