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6




博雅轉頭望向那棵長在鴨川河床邊的妖樹,頓時間發現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原本河岸邊的那片綠意盎然的花草竟然漸漸地在枯萎,顏色由綠轉褐,覺得十分怪異的他回頭以疑惑的眼神看著陰陽師,眸光純然。

陰陽師微笑,「其實這棵妖樹原本吸附而來的那些一縷一縷的靈魂就在剛才逃跑了,它無以為糧之下,便只好吸取那些最近的微弱靈力以補充自身的妖氣......」

博雅明白地點點頭。
「不過......晴明啊,這下子可得怎麼辦啊!?這樹......」

「非斬不可!」陰陽師接下武士未竟的話。

「唔,只是......」

陰陽師回眸看他,「我先解除它的封印之後,你再把它砍了。注意了,博雅!」陰陽師凝眸瞪著妖樹,然後輕聲唸咒,一邊朝妖樹緩慢前近,伸出手來正要貼上樹幹劃上封印記號時,卻被一股不小的力彈出──

陰陽師無端地跌在離樹不遠的地上,白衣染上些許的灰。

博雅見狀忙驚聲大喊:「晴明!」

陰陽師聞聲抬頭,馬上拂袖站了起來,露出一臉微笑安撫他,「我沒事,博雅,只是我剛才的辦法可能無法完全地封印它......」皺眉。

博雅跟著皺眉頭,疑問:「那要怎麼辦啊?晴明......你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陰陽師沉吟了聲,他望了武士一眼,心底的一個想法聚來,既然無法直接砍了這棵樹的話,或許可以自其他的地方試試看......

略微蹙眉的陰陽師邊思考著所有的可能性,向前方走了幾步,望著鴨川在黑暗中那仍然潺潺的流水聲音,似乎想到了什麼地一個抬首。

直接以刀無法砍除妖樹......

妖樹沒了黑龍的氣養護,必會吸取其他的靈氣來養護本株,而且樹木都需要以水為媒介,那麼......

那麼,若是先以龍土來堵塞這兒的水呢!?

因此便能先阻止它的再度生長了!

陰陽師得到了結論,露出了明白的微笑,想起那天道滿與他討論的陰陽五行,或許他是猜到了這個情況才會出此言吧!

對了,龍土!

博雅望著陰陽師微笑地伸手進懷裡拿出一個瓷瓶來,然後信步走上前,將瓷瓶的瓶塞轉了轉,接著倒出了一團似泥的東西來,丟入鴨川水裡頭......

不一會兒,博雅驚愕地盯著鴨川的水在瞬間凝固,水不再是水,變成了水的結塊,但是不是冰塊的詭譎固狀教他瞪圓了眼珠。
「這......這是什麼啊......」

陰陽師微笑地回眸,「這是暫時凝固水的龍土。」這樣說著的陰陽師才一轉頭就發現了那妖樹的根部似乎產生了異變,變成乾乾的狀態,因為鴨川裡頭的水已不再是水了,它沒有了媒介,應該是活不久。

博雅似懂非懂地頷首:「喔?龍土啊......」

「接著,該你我來了,博雅......」

瞧陰陽師說得極度輕鬆的武士不解地看著陰陽師轉身又豎起劍指唸起串串長咒來了,更將他的手伸出來,即將把手貼上那妖樹樹幹上。

「不,晴明......」博雅著急地喊出聲來,想阻止晴明再度被那樹的力道彈出去,不過他沒想到因為陰陽師的龍土減半了妖樹的妖力,因此,晴明安然地將手貼上了樹幹與之緊合,一點事都沒有。

「咦......!?」博雅瞪眼,見陰陽師沒發生剛才的狀況,便懷疑是否是因為那龍土的關係。

唔......應該是吧......

這時的陰陽師回頭來,移開自己的掌心,露出了樹幹上那代表封印的桔梗印記,對著博雅揚揚眉。
「博雅,你動手吧!」

「啊!?什麼啊!?」武士瞅著陰陽師的笑容,一愣一愣的。

「快砍了這棵妖樹......」

「喔!」

博雅恍然地提著大刀逼近妖樹......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