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道滿的堅持》卷/番外篇 2




道滿離開後的隔日。

今日一早,曙光終於在多天的陰霾中露臉,道道金芒穿透了雲層直射大地,這樣難得的耀眼光芒使得地上的萬物紛紛仰首微笑,感受著陽光多日不見的溫暖照射在身上的舒適感。

偶爾,清冷的風兒會溜過大地間。

暮春的三月,梅花與櫻花即將結束他們的表演,在大地間留下淡淡的芳跡。

晴明邸的院落也是如此。

梅樹開了又落,滿地的梅瓣香味漾滿了晴明邸裡,揮不散的味道盤旋圍繞著窄廊邊的兩個人,當然,這兩個人確定是晴明邸的主人─陰陽師 安倍晴明與好友殿上人,武士源博雅。

源博雅正吹著一曲美妙的音律,陰陽師聽得恍神之際,曲子在陰陽師有點失望下結束了,安倍晴明抬起首來瞅了博雅一眼。

「是新曲吧?真是動聽啊......」直想再聽一次的陰陽師微微閉眼,吐出像是貓兒般的輕聲低喃,博雅正收起笛子。

「唔......是啊!」博雅不好意思地抓抓頭,他今天來找晴明飲酒聊天之餘,只是順帶想弄清楚一件事的......
「喂~~晴明啊......我想知道一件事......」

陰陽師的思緒頓時止住了,被干擾了的他只得苦笑回眸來:「什麼事?」

「那位海棠小姐......是誰啊?還有,她說你”心有所繫”,那又是指誰呢?還有的還有,我和你為何會在府衙!?」博雅問出一連串的問句,讓晴明吃不消地伸手撫撫額際,表情顯然是非常地苦惱。

「不是說只問一件事嗎?博雅?」陰陽師放下手,問。

「是同一件事啊!晴明......」博雅單純無心機地回辯道。

陰陽師皺眉,博雅啥時變得如此聰明了!?還是說......海棠的迷魂術的後遺症發生在博雅身上!?

「既然你想知道......」歎息了的陰陽師只好從頭說起了,因為他難以抵擋博雅那炯然盯著他的要求眸光。

唉......

◎◎◎

事情都已讓陰陽師同博雅說了個明白了。

不過,陰陽師略過了某段情節。

博雅端捧起酒碟子,「海棠小姐她進宮前說了她會再來找你的,晴明,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嗎?」懷疑的眸光瞥向一樣安然自在地搖著扇子的陰陽師,雖說晴明是為了要救他,但是他也實在是太胡來了......人生大事豈可兒戲呢!?

「為什麼我要擔心?我又得擔心什麼?」

「你呀!就是這樣漫不經心的!晴明......」博雅忽然教訓起陰陽師起來了,「要是她再用同樣方法要你接受她呢!?」真是的!

誰知,陰陽師霍然一笑:「那就娶她嘛!她也是個非常特殊的姑娘啊!」

「晴明!你又來了!」博雅一喝。

說不清聽見這句話時的心情是什麼,但是他會連想都不願想的,或許是不希望好友的一生就這樣被他毀了吧......

不過......海棠似乎真的是個不錯的姑娘啊!?她最後不也是沒有繼續為難晴明與他了嗎?
那麼他好像沒有反對她與晴明的理由?

啊、啊、啊~~~~他到底是想怎麼樣啊!?

陰陽師微笑了,看著博雅煩惱地直抓頭,「博雅,病才剛好,別這樣自虐喔!要不然萬一又全忘光了的話我可幫不了你了!而且,聽說海棠在見過天皇後就已經回唐土去了,說是她的父親出了一點麻煩......」

「晴明!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博雅大叫。

「哈哈哈哈~~~~」陰陽師大笑出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