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被封印的四神” 卷 11




陰陽師露出一抹惑人的微笑。

武士奇怪地盯著他半天,不曉得晴明究竟在高興些什麼,滿頭霧水地看著陰陽師自懷中快速掏出一個瓷瓶來,那就是裝著”冥火”的瓶子。

此時的金麒麟已經十分逼近兩人了,陰陽師拉著武士避過一邊,金麒麟沒有傷到他們一根毫毛,然後,似乎非常不悅地耙著蹄子,仰著首、眼冒金芒又對著兩人衝了來,陰陽師又只好半拖拉地帶著武士避開。

金麒麟全身都是刀槍不入的鎧甲,陰陽師明白那鎧甲之上倒豎著的把把利刃定是十分的銳利,令人無法近身。

兩人趴伏在一顆大石上。

武士『哎呀』一聲地讓陰陽師按下了好奇觀望的頭顱,隨即讓陰陽師瞪了一眼的武士噘著嘴,似乎不太高興的模樣,「晴明,小力些啊!真是的......」被陰陽師按疼的額頭還在隱隱作痛哪!

反觀陰陽師沒仔細聽他的小聲抱怨,反而將全副精神全往金麒麟身上擺,因為不快些將這隻麒麟解決,他們被拖延的時間就愈多,拯救平安京的重責會壓得他們喘不過氣,再說,他亦無法保證這件事情不會再度生變。

陰陽師只好奮力一搏了。

「博雅,你看金麒麟全身都是像刺的武器,要撂倒牠必須往牠的角攻擊......」陰陽師這麼說著,劍指指向麒麟那無裝飾、無保護的角,對著武士輕語。

武士明白地點頭,「可是要怎麼辦啊?晴明,小心!」話說到一半還沒完的博雅眼見金麒麟再次朝他們撲來的危險狀況下,不得已,只有抱住晴明的腰際轉了個身,在地上打滾,任草屑沾上身。

陰陽師被這樣一扯一摔,腦袋跟著混沌起來,身體的不適教他皺起眉頭來,「博雅......你小力些!」此時,武士是正壓在自己上方,陰陽師只好困窘地提醒他。

「啊......喔......」武士不好意思地在瞬間彈了開,像是被火燒到了一般,待陰陽師起身,就趕緊拉著武士就開始跑,因為麒麟又飛奔過來了。

邊飛奔著的陰陽師邊回眸對著武士吼著:「記住!等我抓住牠時你再用”冥火”燒牠......聽見沒!?」因為夜風與背過身的關係,陰陽師的話到了武士耳邊只餘幾個字。

“冥火”燒牠......聽見......

武士似懂非懂,不過大概了解晴明的意思,遂在晴明拉著他停下步伐之時,他握緊了刀,看著陰陽師擋在面前,毫不畏懼地面迎麒麟。

當陰陽師伸出雙手來擋下麒麟的角,雙手緊扯住麒麟不讓牠飛逃而去,武士趕忙拿起陰陽師交代的”冥火”往晴明的手上、麒麟的角上倒下,就見一團燒得熾烈的地獄冥火吞噬晴明的手與麒麟的角。

陰陽師撇開頭避過那燃燒時的亮光。

「晴明,快放手啊──!」倒完了”冥火”的博雅發現陰陽師還未放開麒麟的角,著急地大吼著,卻無法幫上忙,只好看著陰陽師朝他微笑搖頭,朱唇微抖、表情堅毅。

「不行,博雅......」陰陽師面容含笑,「一旦我放手了,牠會逃開......」

武士咬著唇,看著陰陽師忍痛皺眉的模樣而心生不忍,他別開頭去,陰陽師微笑地望了他一眼,還是讓冥火吞噬整隻金麒麟,在牠融於火中的最後那一刻放了開手,陰陽師無力地跌坐於地上,垂頭不語,待武士回頭來才發現冥火已將金麒麟燒盡,陰陽師正低著首坐在地上,沉默得教人覺得可怕。

「晴明──!」武士焦慮地奔至陰陽師身邊,低下頭來審視著陰陽師手上遭”冥火”燒個正著的雙手,面含心疼地小心捧起察看,晴明的兩隻手已經燒成紅腫的模樣,博雅不捨地微微紅了眼眶。

「沒事的,博雅,幸虧剛才我用了咒才不至於這麼嚴重......」陰陽師緩然抬頭,仍舊露出微笑安撫武士。

武士哽咽,「可是......晴明啊......你......」

隨著陰陽師慢慢站起,武士也起身:「該去下一個點了,博雅......」陰陽師沒將自己的傷口放在心上。

「唔......」武士肯定地點頭,「不過我先替你包紮一下吧!傷口不好再受傷了......」

陰陽師微笑著,沒有反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