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的心情並沒有停留在風川若夜的面上多久,只見剎那間的,風川若夜感到一個不對勁之後,猛然地自落地窗前轉回頭來,懷疑的神情轉向了雷隱塵,眸光擺明了就是在懷疑他洩漏了他的秘密般。

奇怪了!他和凌希寒的事情並沒有對其他人公佈啊!?那麼,為何他們會知道!?

雷隱塵頓時哭笑不得,這隻狐狸又怎麼了啊......明明就是他自己的錯,臉上表現得那麼明顯,明著說他很在乎凌希寒,卻還懷疑到他的身上來了!

「喂!木頭,你是不是把我的跟她的事情洩漏給那群米蟲知道啊!?要不然他們怎麼都那麼清楚啊!?」風川若夜質問的語氣教雷隱塵直皺起眉頭,明明就是他自己藏不住秘密......

「你哪隻眼睛看到了啊!?笨狐狸!」雷隱塵雙手環胸、沒好氣地說著,而後瞅著風川若夜的臉色微變,他覺得這表情看來實在是有趣極了!

呵呵,這隻狐狸也會害怕嗎!?

「說實話喔!?木頭......」威脅的嗓音緩慢傳至雷隱塵的耳邊,風川若夜見著雷隱塵不但不害怕,反而卻笑了出來,而那抹笑容中帶了點促狹意味,讓風川若夜第一次想要對雷隱塵發脾氣。

「我沒有,洩漏秘密的人就是你啊!笨狐狸......」雷隱塵嘲笑地盯著他。

風川若夜聽著,臉色變了又變,狐疑地反問:「是我嗎!?最好是這樣啦!」擺明了不相信雷隱塵的說詞的風川若夜一陣假笑著,然後表情跟著一斂。

雷隱塵瞬間感到哭笑不得,「我告訴你,狐狸!你對凌希寒的感情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只有瞎子才看不見了!」他撇撇嘴,不悅地點醒他,然後望著風川若夜在聽完他的話之後,發呆了起來。

「是這樣喔!?」風川若夜呆呆地自言自語著,讓雷隱塵首度發現原來狐狸也有這樣好笑的一面,待他臉上的那抹自信與傲然全部消失後,取而代之的是不確定與孩子氣。

是她改變那隻狐狸的吧!?雷隱塵好笑地想著,看來不能小覷凌希寒了,那個專屬於風川若夜的“狡兔小姐”。

「對!就是這樣!」

風川若夜呆呆想著,看來他真的狠狠地栽了下去,而且是萬丈深淵,真是糟糕......

正當風川若夜思考的當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音,那清脆有力的聲響將風川若夜與雷隱塵的注意力引渡回來;首先回神的是一向精明冷靜話又不多的雷隱塵,他將目光挪向風川若夜那張混著思考與煩悶的表情,笑容再度揚起,「狐狸,應該是她吧......」狡黠的表情盯著沒有反應的風川若夜,雷隱塵突然覺得心情非常愉快,因為看著狐狸這樣煩惱的他忍不住就想笑。

大概是看多了狐狸自信又冷沉的一面而一時產生的不平衡吧!

雷隱塵微笑地想著,然後瞥著風川若夜緩慢開口回應門外的敲門聲:「進來吧!」感到頗不自在地輕咳了兩聲,風川若夜這才發現了一旁的雷隱塵正戲謔地瞅著他看,這個小動作反而讓風川若夜更加不安起來了。

應聲推門而入的就是如雷隱塵所料中的凌希寒,她穿著一身粉紫長洋裝踱了進來,一見風川若夜與雷隱塵都在,忙著赧顏:「呃,狐狸,你父親大人的見面禮還真是慎重啊!」找不到話可以說的凌希寒淡淡地紅了頰,令穿上粉紫衣物的她看來更加柔美了,就像是誤入叢林間的精靈,讓風川若夜直直地盯著她瞧了好一會兒。

「嗯,很好看......」風川若夜不自在地擠出這句話來,跟著偏過頭,而當凌希寒聽見他這樣說的時候也暗自慶幸,幸好沒有很奇怪。

因為凌希寒的骨架太過纖細,如果不多穿一些有點厚度的衣服會看來很是清瞿,給人一種身姿縹緲、似要乘雲飄飛而去的感覺。

而,雷隱塵則是覺得這兩人的對話實在是讓他很難再忍笑下去,但是現在可不是笑的時候,於是順口提醒兩人:「你們不是趕時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知道了!」風川若夜翻翻白眼,順手拿起他披掛在椅背上的外套改披到凌希寒肩上,說:「該走了。」

凌希寒點點頭,「走吧!」她的手讓風川若夜牽著,所以感到些許微赧的她不自然地扯出一抹微笑,回道:「哎!現在想想,你的拜託總是沒有一件是好事......」她唇邊微微輕喃出的這串話讓耳尖的風川若夜聽見了,僅是微微蹙起眉。

「這件事情我也不願意啊!」

「是喔!?」凌希寒發出不信的嘖嘖聲,「誰知道你是不是又故意在整我......」

「拜託妳也公平點!」風川若夜頓時替自己發出一句不平之鳴,「我整妳的話又何必把我自己賠進去啊!?妳真是愛說笑......」撇唇。

「誰知道你這隻狐狸又在打什麼如意算盤了!」凌希寒不讓風川若夜專美於前,跟著嘲諷道。

「喂!你這女人......」

「怎麼樣!?」凌希寒甩開風川牽著的手,不服地昂起下頷,叉腰。

「妳──」風川若夜咬牙。

還在門內沒有離去的雷隱塵望著兩人走出門外並往樓下移動著,一邊走還一邊互相用言語跟對方交鋒,於是很沒輒地笑著搖頭,這兩人該不是注定要鬥一輩子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