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芍藥姬 2




晴明與博雅搭著自家的牛車於博雅在拜訪完陰陽師的隔日前往內親王的府邸。

這時候約莫是初夏的傍晚,整條朱雀大路上頭宛如是鋪滿了一襲的橙紅被毯好迎接尊貴客人般的,東方剛剛升起的星子零落地緩慢升空,天際邊掛著滿天的晚霞映照著美麗的夕日,幾隻倦鳥飛歸回巢。

一輛樸素的牛車輕慢地駛於大路上頭,緩緩行輪而走的車輪軋軋聲音隨著牛車前導的一名年輕的女子領路,行駛於即將夜幕低垂的路上。

站在牛車前方與黑牛身旁的是名身穿十二單衣的妙齡女子,於夕落的晦暗不明下望去,她那張面色白皙的可愛小臉上泛著一抹甜笑、懷中還抱著一束由好幾種花朵聚集而成的花束,一路與黑牛行走、一邊微笑。

她名喚”蜜蟲”,是牛車內的那位陰陽師操縱的式神與分身。

「晴明啊,你先聽我說,其實整件事情是這樣的...」

透明輕紗隨著黑牛拖拉車子的身勢而搖晃的牛車內,博雅與陰陽師對坐,然後博雅便在陰陽師的丹唇含笑間緩慢地道出有關靜內親王身上所發生的怪事...

傳說靜內親王有片特意栽種芍藥的小園子,就在靜內親王的閨房外頭的那一小片園子,那片園子是她最喜歡的地方,喜愛芍藥的內親王在那兒栽植了許多的芍藥,而且最近正好當值初夏時節,遍地的芍藥已經結了好大的花苞,就等著開花。

沒想到怪事就在滿園美麗的芍藥花下開始了。

內親王在前幾日時還很高興地坐到園子裡頭去賞芍藥花,當天晚上便發生了奇怪的事件,聽內親王的近侍說,當晚她去小解之時,路經芍藥園的時候聽見了一些奇怪的聲音,她好奇地靠近一聽才發現那陣陣歡愉的聲音正是來自於內親王的寢殿裡。

由於急著小解,她也沒有在原地待上很久便離去了,隔日再見內親王時正好是她要替內親王更衣打扮的時間,沒想到她發現內親王褪了單衣後,手與腳都有幾處可疑的勒痕...
不只如此,內親王的另名女侍也發現內親王的背部有好大一塊的瘀血與抓痕。

兩位女官嚇得無措,趕緊請內親王仔細一瞧,那些傷並非是自己在無知之下所弄傷的,反而確定是外來的傷痕,而這一點使得內親王怎麼想都想不透。

侍女們雖然十分疑惑,但是在沒得到內親王的准許下,她們也沒有膽子敢查明原因,於是就此放任這件奇怪的事情不管,一直到了內親王一天比一天還要衰弱的那時候,眾人才隱約明白靜內親王大概是沾上了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所以她們也只好派人通知宮中的人,讓天皇來一趟。

最後,天皇才明白事態嚴重,要源博雅去土御門小路通知陰陽師‧安倍晴明,讓他想辦法處理。

「事情大概是這樣子的...」博雅慢慢地結束語尾後,抬眸便望見了陰陽師那沉默不語的面龐。

「原來是這樣...唔...」陰陽師抿著唇瓣,「唔...唔...」

博雅點頭,正欲出聲之際,蜜蟲已然舉手揭開半張紗帳、探進一張笑臉地對著他們說:「晴明大人、博雅大人,目的地已經到了...」

陰陽師露出微笑,「先下車吧!有話我們等會兒再說...」

「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