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二/吵架

 
下著大雨的陰暗穹蒼不時地打著雷電,那一瞬間出現的亮光使得膽小的動物或是人們紛紛抬首仰望,然後掩耳趕緊避開。
 
今天,陰陽師由於天氣不佳,因此不打算出門履行他與某位大人的約定,他一身白色的狩衣、背靠著廊柱,神情悠哉地望著廊外的傾盆大雨許久,那專注的視線都未曾離開。
 
春天的春雨還真的是令人煩悶啊…
 
抿唇思考著的陰陽師看著蜜蟲忽而地自晴明邸院落飛出,在那剎那間化成了人形,然後代替他走到大門前迎客的身影,就知道有人來訪了,因此,他更不悅地擰起細眉,不太開心。
原本的今天他就不打算接見其他人了…
 
時欲至清明的這幾天裡頭,他忙得跟什麼似的,一下子東家要問他祖上的要事,一下子是新喪家的喪葬事宜,弄得他來回地奔波,而且還有一些宮中的請託、要求,他好不容易偷了個空閒想休息一天,
 
沒料到今天因雨作罷的約會就又因這位突如其來的訪客而被迫打消…
 
陰陽師是微惱的。
 
畢竟誰都不願一直不停地忙著工作。
 
他搖著扇子,冀望能搧去些許的煩悶,奈何愈搧愈火大,乾脆闔上扇柄,冷著容顏看著蜜蟲打開大門來,那眼熟的直衣顏色教他瞠直了眼瞳。
 
咦…!?
原來是博雅啊…
陰陽師維持著這樣瞠目的表情只有一會兒,很快地,微笑便又回到他俊逸的絕色臉龐上,笑意輕淺。
(博雅,不是說今天沒辦法來嗎?)
 
武士微笑地踏上窄廊邊,(晴明啊,本來是沒辦法來的,但是右大臣家似乎要舉行什麼宴會的,要早些回去張羅其他事,所以便一哄而散了…不過,也因為我每天不來一趟你這兒的話,會全身不對勁呢!晴明啊,你倒是說,你給我下了什麼咒呀!?)武士亮眼的陽光笑容到坐下時還在臉上盈繞。
 
陰陽師聽他這樣一甜言便開懷地大笑了,(博雅呀…我又何須對你下咒呢!?只要你有來陪喝酒便成了呀!不用每天也沒關係…)
 
武士跟著抓頭大笑。
(哈哈~~是這樣的嗎…!?)
 
陰陽師但笑不語,媚眼瞥了武士一眼,努嘴道:(我何必誆騙你呢…博雅…)
 
武士點頭,(你真是好友一個,晴明!但是我得老實地對你招供,右大臣家的滿悅宴席,我已經替你說了你要出席了…)無措地搔著頭髮的博雅這麼一說,略低著首的他卻沒瞧見陰陽師一聽聞這件事後就露出了冷漠的神情。
 
(為何擅自替我決定?)
陰陽師的語氣奇怪,武士一抬起首來就發現他的不對勁,發覺陰陽師好像不太領他的情。
(晴明,我覺得…你有時也該出門走走啊!老悶在家裡頭對你不太好…)武士基於為陰陽師著想的理由,才因此替他決定出席的這檔事情,不過現在一瞧來,晴明好像不太喜歡他的逾舉啊…
 
陰陽師皺起眉來,(我的事不要別人管,也不需別人替我下決定!)語氣決絕而肯定的陰陽師抬首對上武士那因他的脾氣一來而略微驚詫的臉色一怔。
他的事不要別人替他決定。
陰陽師這樣想。
 
可是,武士卻無法理解陰陽師的堅持與想法,奇怪地瞥著他微怒的臉色,道:(我這是為你好呀!晴明…)
奇了,為何晴明那麼討厭”人”和”參加宴會”呢!?
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他不曉得的!?
 
陰陽師見他不懂,脾氣一上,賭氣地立起身來,冷淡地撇過頭去,(我不接受這種說法!為我好?什麼叫做”為我好”!?)
 
武士此時也氣得站起來了,對於陰陽師的鬧彆扭不是很瞭原因之下,怒火跟著一飆:(你到底在生什麼氣啊!?我只是想你多出門走走啊!這樣的我哪兒做錯了啊!?你說!)
 
熟料,陰陽師只是微緩地回眸瞅住他:(你一開始便做錯了!徹底的做錯了…)然後,轉身離去的陰陽師進了自己家的內室,不再同武士說話,武士氣得頭暈腦脹,在陰陽師的冷淡言語之下,含恨地離開晴明邸、離開土御門小路。
 
就連那扇繪有桔梗印的大門也讓氣怒的博雅二話不說地撞了開,蜜蟲擔憂地盯著武士氣沖沖地離去,還有主人那沒有回頭挽留、暗自咬唇無措的表情。
 
◎◎◎
 
過了好幾天,武士沒有一點消息,也沒有再到晴明邸同陰陽師喝酒。
 
陰陽師備感無趣地數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說是不會懊悔那是騙人的,只怪他不該出言太過了,傷了博雅的一片好意。
 
但是他真的不願自己再去看見那些人的懼怕、勉強尊重他的表情,這些都是武士不曉得的。
他不適合待在那種眾多人聚集的場合,他也不想與人攀些什麼關係。
這些,他並未與武士說個明白。
 
陰陽師無奈地坐在廊下歎著氣,微微閉眼,卻不意地看見晴明邸那對外敞開的大門外立著一抹躊躇的身影,好似正在考慮是否要進門拜訪的模樣,在他一抬首卻對上陰陽師那失落的臉龐後,一個咬牙地踏進大門裡頭,悄然地站上廊板、陰陽師的面前。
 
(晴明…我…很抱歉!我…我一直不知道你…)武士蹲低身子、無措地抓著頭,思索著腦中僅有的用來道歉的隻字片語,盯著陰陽師一個愕然抬首。
(我真的很抱歉…晴明,我不該什麼都不聽你的解釋而說出傷害你的那些話…我承認我很笨!很呆!)
 
武士說著,眼眶紅了,(晴明,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陰陽師此時收起了詫異,複雜地微笑、搖首,(不!是我沒說清楚…你…)眼瞳含著太多想說的情緒,只是真碰上了武士本人同他道歉,他便就什麼都說不出了。
 
武士握住陰陽師的纖手,(不!晴明啊…這次是我的錯!你別怪自己啊!就當是我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先問你的意思…)
 
看著武士那肯定又認了真的表情,陰陽師突然”噗嗤”一聲,笑了。
 
(你笑了!晴明!)武士驚喜地搖著陰陽師的纖手,笑咧了嘴。
太好了!
這樣是否表示晴明不生氣了!?
 
(你真是的…博雅…)亮眼的燦美笑顏一如剛才停止下雨的天空,散逸的瑩亮令武士睜不開眼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