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甩開風川若夜的那一大串的親戚,凌希寒忙躲進後陽台的窗外,還一邊探頭探腦觀察四處有沒有任何的伏兵,免得又被陌生人抓去東問西問的,那簡直就是地獄了。

深呼了一口氣,觀察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到什麼不速之客往她的方向衝來,因此決定自己暫時可以放心地伸著懶腰的凌希寒心想反正她躲在這兒又沒人看見,這樣子就能隨她高興,可以不用再去在意自己的一舉手、一投足了。

因為要她裝優雅,她可是裝不來的啊!

她皺皺眉,早知道自己就不要多管閒事來幫風川若夜的忙了,結果搞了半天,他的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把自己也給拖了下水,這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啊!?她的決定也真是太過魯莽了......

吐吐舌的凌希寒雖然還滿喜歡”未婚妻”這個字眼的,但是──那隻狐狸可沒承認啊!

她低著頭微歎息,自己雖然是確定喜歡他的,但是他不喜歡自己卻也是個事實啊!她又沒有辦法強迫他一定得喜歡她,再說,她的臉皮也沒那麼厚......

吹著晚風帶來的一絲淡淡幽香,凌希寒決定還是快把這件事給解決不可,拖太久只會剪不斷、理還亂,而且她答應老哥的日期也快到了,剛好就在今晚一併完結吧!

抬起頭來望著星空,她雖是不捨,但是─卻也莫可奈何,也許他們沒有緣份吧......

自凌希寒逃進這個小空間的時候,風川若鷹早就在這兒守株待兔了,他猜得出她究竟在煩悶些什麼;因為他的老哥──風川若夜是風川家的長子、也是父親大人的最佳左右手,他處理事情條理分明又反應特快、集聰敏與才能一身,但是老哥對於感情表達方面卻是那樣畏縮不前,態度飄飄浮浮,無法令人產生安全感,也難怪凌希寒她會不安。

其實在上一次宴會時,他就知道老哥很在乎這個女孩,「未來大嫂,不知道小叔我能否跟妳聊聊天啊!?」

風川若鷹無聲息地站在凌希寒後方出聲,嚇得她一個回頭,在凌希寒的記憶中,他們好像見過一次面,「你是......?」如貓的瞳眸閃著疑問光點。

「風川若鷹。」他斜揚唇角微笑著,邊說邊搖晃著手中拿著的透明酒杯裝著鮮紅的酒液。

她舒眉,「你是那天的......」她馬上恍然大悟;不愧是風川家的人,這對兄弟都一樣地出色,想必風川大老的年輕時代也曾風靡不少女人心吧!?

凌希寒思考著,抬頭瞅住眼前的不輸給風川若夜的年輕男子。

「妳知道我哥他......」

「嗯?」

「他那個人啊......從來沒說過真話。」風川若鷹頓了一會兒,微笑。

「啊!?」凌希寒聽不明白,所以登時傻眼了,但是她的疑問到了風川若鷹的眼底卻成了單純可愛。

「呵呵!我現在好像有點明白我老哥為何挑上妳了。雖然妳看起來......唔!並不怎麼樣......」略帶嘲笑的眼神在凌希寒的身上轉來轉去的,令她起了反感。

「喂!我說你啊,和那隻狐狸都是一樣的!」凌希寒鼓著頰,微怒,「你們如果一天不損人會渾身不對勁嗎!?」

風川若鷹只是微笑著不說話,這小女生真是有趣,不過是一句話罷了,瞧她的臉色馬上變得又青又白,真是好玩!

「再說,我個人長得如何又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啊!容貌是天生的、個性是渾然天成的,誰不愛自己是個大美人啊!?」頓了一下,見風川若鷹沒反應,她又道:「很多人總愛以表面評鑑人,小心栽了觔斗!反正,”我就是我”!」

風川若鷹拍手,「說得真好!看來妳跟那些女人不太一樣嘛......」讚賞的眼光直盯著她。

「少來這一套了啦!你和風川狐貍都是那種會給人糖吃,然後再拐騙人的人......」凌希寒雙手環胸。

風川若鷹開懷地哈哈大笑,「未來大嫂,妳還真是有趣,哈哈哈哈!」

凌希寒哼了一聲:「別那樣叫我,我跟那隻狐狸又沒有關係,我只是答應幫他這個忙,來見你們一面罷了。」

風川若鷹止住了笑容,「是嗎!?」

「嗯,反正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我也不想撒謊。」凌希寒落寞地點頭。

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風川若鷹抬頭,「喔,對了!光是跟妳聊天就忘了我來的目的,真是的......」他敲敲自己的額頭,露出微笑,「妳能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凌希寒問。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