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等一下啊妳──」跟著凌希寒那蹎躓踉蹌的腳步來到空無一人又一片黑的後園,風川若夜跟著一個大踏步,在一瞬間扯住了她往前晃動的細腕,讓凌希寒被迫停止了向前的步伐,馬上倒入他的懷裡。

微怒又難過的她發現自己無法逃開箝制,於是跟著用力一掙,就這麼掙脫了風川若夜的懷抱,但是對方並沒有放棄的意思,跟著再度使力一個拉扯,將她再次扯進了他的懷中。

凌希寒硬生生地撞進風川若夜的懷裡,抗拒地掙動著:「風川若夜,快放開我!」忿忿不平地大聲喊著的凌希寒在無預警的下一秒竟被風川若夜轉過身、以吻封緘,讓她瞬間震撼地將一雙瞳眸大睜,感覺那抹壓在自己唇上的暖熱是那麼燙人,教她由不得自己地赧紅了一張秀顏。

感覺到自己的整張臉都快熟透的凌希寒一個使力推開他,震驚躍上她的臉龐,不可置信地抬眸望著風川若夜。

風川若夜直直瞅住她,說:「不是朋友、我們不是朋友!!這樣妳相信了嗎!?」坦白的眸光教凌希寒怦然。

「什、什麼!?你在說什麼呀!?」舌頭打結的她好不容易才問出口,但是卻讓風川若夜突如其來的一個擁抱給震驚住了,讓她的腦袋再度處於罷工的狀態。

「我們真的不是朋友。」風川若夜直喃著,抱著她的手跟著收緊。

凌希寒怔愣,「你是說!?」

見她還不明白,他忍不住不快地噘嘴,「我們不是普通的朋友,妳知道嗎!?」

「啊!?」她傻眼呆住,仍舊不明白他的意思。

見狀的風川若夜臉色先紅了一半,這才閃閃躲躲地道:「我......喜歡......妳。」說得既小聲又心虛,但是還是讓凌希寒聽了見,還露出大大的奇怪表情。

「你頭殼壞去了!?」她甚至於懷疑起風川狐狸的話來;還是說......狐狸根本就在開她的玩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惡劣了!

凌希寒忿怒地想著,剛才的眼淚全乾了。

風川聽她反問,突然一個伸手在她頰上捏了一把,面色顯得既生氣又認真:「妳以為我在說笑嗎!?看著我──」凌希寒那雙逃避的瞳眸與小臉馬上被他扳正,讓她和他眼對眼。

「我風川若夜的話從來不說第二次、也不撒謊,我說──我、喜歡、妳!!」他的眼神非常地認真。

「你在安慰我嗎!?」也難怪凌希寒這麼想,因為她剛才才自他的口裡聽見”他們只是朋友”的這種話,但是現下他卻跑來跟她說他喜歡她,任誰都會懷疑不相信。

「女人!」風川若夜真的有點生氣地冷下了臉,也不再喊她的名字了,「妳要我再證明一次嗎!?啊!?」危險的氣息直撲凌希寒而來,風川若夜微怒地將她困在自己與牆面之間,讓她沒有後路逃避。

「可是......」

「剛才的話是騙我老爸的啦!我不想被他和若鷹那臭小子設計。」

凌希寒還是有疑問:「但......」

「真麻煩......」皺皺眉,風川若夜決定用行動來證明了,在喃喃過後,他捧著她詫異的面龐、定定地吻上她的柔唇,將她套牢。

「唔!你......」她瞪眼。

「閉眼睛,女人!妳真是太煞風景了......」風川若夜將她圈得更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