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他沒想到當他成功地進入房裡的時候,第一眼所看見的會是這樣的景象。

詫異讓藤原景因此瞠大了雙眸,語氣裡有著一絲明顯的驚訝,「安倍......」望著在他的這句呼喚一出口之後,被制住在榻邊的安倍恭平立即聞聲地覷向了聲音的來頭,只見一張熟面孔就擱在狼狽的自己眼前,讓他因而羞赧地紅了兩頰。

「你......你不是回去了嗎!?」抑制住自己想要高聲尖叫的欲望,安倍恭平語氣怪異地低聲問道。

沒有立即回答他的藤原景瞇著一雙眼睛,當下不由得打量起了安倍恭平這會兒動彈不得地躺臥在床、身上只著了一件單薄裡衣,而且滿面赭紅的難得一見模樣,禁不住脫口而出:「你這樣子倒挺像個女人的......呃......」

披著一頭玄色烏髮,安倍恭平馬上回以一記滿是怒燄的瞪視。

「你是專程回來嘲笑我的嗎!?」

「哎呀......我說的是實話,你為何生氣!?」藤原景後知後覺地低喃著,再回眸的時候已經見到安倍恭平冷靜下來,並且面無表情地朝他開口。

「如果你回頭只是要對我說這些話,那麼你現在就可以走了。」咬著唇,安倍恭平冷淡地說著。

藤原景面色一訝,「你在鬧脾氣?」

「誰鬧脾氣了!?」被察覺了自己因為無力反抗目前的處境,心緒因此產生些許波動的安倍恭平,立即冷靜盡失地低咆起來。

「......明明就是在鬧彆扭,為什麼不承認呢......」喃喃自語著,藤原景望著安倍恭平氣得一張原本只能稱得上清秀的臉蛋在轉瞬間發白,那模樣現在看起來卻有些不自然的扭曲。

「你──」被激得立即岔氣的安倍恭平不住地咳了起來,似乎是嗆著了;藤原景一發現,便馬上伸出手來在他胸口上方輕輕拍撫,然而卻只得到對方的一枚怒視當做報酬。

「幹嘛那種表情?我又不會吃了你......」他是冤枉的啊!就算那個殿下是變態,但是他卻不是啊......雖然他也看上了安倍恭平,但是他只是欣賞他的才能而不是他的人啊!

「拿開你的手!」

被冷聲命令給驚到的藤原景一個心虛地縮回大手,開始暗唸自己好心沒好報了;但是一回頭看到安倍恭平那副好似受人欺凌過的樣子,卻又忍不住在心底一陣的歎息。

「你是怎麼被弄成這樣的!?」終究還是無法將人丟下不管,藤原景很認命地扶起無法動彈半分的安倍恭平,放在自己的背上,打算來個強行闖關。

「回頭再跟你說明。現在還是快離開這裡吧......」抿抿唇,安倍恭平最後還是無法跟藤原景坦白自己是被屋子裡的迷香給放倒的。

「好吧。」藤原景輕鬆地揹起了衣衫不整的安倍恭平,走到門口。

「你們想要上哪裡去呢!?」

一道男聲自兩人的頂上驀然傳來,讓安倍恭平與藤原景雙雙詫異地抬眼。

狀況實在是糟透了!沒想到面前堵住他們去路的人竟然是他......

頓時,安倍恭平面上的血色盡失,藤原景只好沉著聲,處變不驚地緩慢啟口:「殿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